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大约在冬季之三——乐在北方的冬天(完)  

2008-01-15 21:22:0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怎么样,读到这首《沁园春.雪》的时候,大家都有何感想呢?是不是一下子就把思絮拉到塞外冰雪的世界里去了呢?北国的冰雪映得幕天席地一片茫茫,更令北国人豪迈的性格在冬天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了。

      如果北方的冬天没有了冰雪,那么田里的庄稼汉一定会愁来年的收成,而城里的大人们则会有相反的看法:没有了冰雪,车子会好开很多,而且也没必要天天铲雪,还不会因为太过滑溜的地面而不住地跌跤,如果没有了多年不遇的特大暴风雪,那么也就不用担心某处的民房被压塌或是冒险进山援助那些由于赶场而被困的牧民了。不过对于当时的小朋友们来说,冬天还是有点冰雪的好,否则那个冬天必将是无趣而令人厌烦的,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冬天的冰雪给大人带来的多是困扰,而对于当时的我们则是快乐的源泉。

      冬天的雪一般会在夜里静静地到来,如果某天一大清早从结满了冰花的窗子向外瞅去,而那边却只有朦胧的一片白色,那就说明大雪在你沉睡的时候便悄悄地铺遍了它所能触及的任何地方。如果刚到到了屋外,还有零零散散的雪花飘在你的肩头、衣服上面,它们会立即化掉,对它们来说,这些地方都太热啦,不过当你在外面待了一会儿之后,雪花便会调皮的停在你的身上,有时还会将你的头发甚至是眉梢都染白了,当然在这些时候,人们都会戴好帽子,怕冷的还会再缠条羊毛围巾或是戴上一个大大的口罩,由于本人小时候身体还算不错,所以一般只戴顶小帽子就可以啦。

      北方的雪花特别得漂亮,也特别得规整,不像南方偶然下一场雪,那些雪花在落到地面时其实已是残缺不堪了。小时候的我曾拿着放大镜看过雪花,那些雪花在刚飘落的时候都能呈现出迷人的六边形,而且样子都不一样,有的瓣长,有的叶大,有的有如一团小绒毛,有的则像一朵小阳伞……当它们都降到地上的时候就会迅速地相互纠结在一起,不一会儿就很难从中拽出一个完整的了。

      刚下到地面的雪就是新雪,最好玩的也就是这种新雪了,因为只有新雪才能滚雪球,积下来的雪由于个体结构上多少有些破坏了,所以是很难滚到一起去的。刚下到地面一寸来深的雪很像是在大地表面铺着的一层地毯,因为你可以像揭真的毯子一样揭开它,这时的雪特别有粘性,基本上你将雪球推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的雪就会被统统粘走而露出原来的地面。这样的雪球可以滚到很大,夸张点说,可以一直滚到你滚不动为止。

      不过呢,新雪毕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而且滚雪球又会带走很多尘土,所以相对而言我更喜欢积雪,因为积雪量多且干净,所以可以有更多的玩法。每当有超过一尺厚的雪出现时,我就会在院子里堆个雪人玩,一个大雪球上面摆上个小雪球,再镶上煤核眼睛嘴巴,插上根胡萝卜鼻子,装上扫帚手臂,一个雪人大体就完成了,当然,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帮它系好衣扣或者是围条围巾,让它戴顶草帽也是不错的选择哦。有了足够的积雪,如果仅仅堆个雪人就太缺乏想像力啦,有一年雪特别多,于是我就堆出了飞机军舰坦克,一进院子就来个大阅兵,真是好不得意呢,到了春节,有了鞭炮,我就会导演出精彩纷呈的冰雪大作战,炸得院子里雪花乱飞……

      在学校里,同学们最爱在课间玩打雪仗的游戏,那时的积雪一攥就是一团,大家能一直打到学校旁边的公园,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结果一听到上课铃声就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地狂奔向教室,本人由于多长了个心眼,没疯得太远,而且一般来说蹿得比较快,所以没遇上什么糗事,但溜达得比较远的同学就倒了霉了,刚年的学校可还没有什么严禁体罚之说,于是这个时候起码是手心板儿伺候着了。

      北方的雪从来都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所以高高在上的松树杨树们也总免不了得扛着点,相对于大叶杨的狡诈多端(秋天就把叶子落光了,所以大雪来的时候就显得特别轻松),松树们就有点缺心眼儿了,每每一到大雪时,松树们就得扛着扛着喘了,陈老总有诗言曰: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重压下的青松们可没有诗中写得那般潇洒,因为每年总有几颗被大雪压断的松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而松树高不高洁,却也不必等到雪化时,因为松树下面总能看见练“大力金刚腿”的小朋友……千万别当真以为这些小朋友是看过什么《猛龙过江》从而立志要光大国术什么的,同时我要钟告各位看官:如果您去北方玩的时候千万得小心松树下有溜达着的小朋友,因为在您兴志盎然地从树下走过时,小朋友正在努力测算着您的步点是不是落入大松树的覆盖范围之内,正当您仰着感叹生活之美好,且又想即兴赋诗一首的时候,小朋友那条千锤百炼的大力金刚腿就踹在树干上了……刚您抹掉满头白花花的东西时,再一瞅,那小英雄撒丫子狂奔的架势绝不亚于一百一十米栏的刘翔,转瞬即逝……之所以偶会如此忠告各位,只是因为当年偶也没在树下少溜达过……呃,当然呢,后来年岁大了,懂得了很多道理,知道这个行为太过无良,太过缺德,太过那个什么吧,告别疯狂而懵懂的少年时代,人人都得有这个阶段,您说是吧?

      与大雪相对应的是北方的冰。冰冷冰冷,有冰的地方就是冷的,这是自然界的不二法则,北方比南方多了许多冰,因此就多了许多寒冷。当年的我时常在房檐下掰下一两尺的冰柱,然后握着一头,将另一头摁在烧得发红的炉壁上,一边是极冷的物件,一边是极热的火炉,然后我就看到一股浓浓的蒸汽翻着蘑菇云升腾而去,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留下了这样对于大自然的原始认知:物质的转化原来往往就在于温度啊。我经常去学校后面的那条人工河,那条河足有二十米来宽,冬季也不曾断流,所以在冬天那条河的表面上就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我清楚地记得那是如牛奶般一样乳白色的冰,或许是在翻起浪花的时候就被冻住了吧,我这样想,也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摸摸,那是一种很刺骨的冷,手指头的触摸在上面融化了薄薄一点,一离开,那厚厚的冰面就立即将化了的液体重新凝结起来,那是不容质疑的大自然的威势,一个人微小的力量在自然界的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后来我看到二十四孝里的“卧冰求鲤”,讲一孝子为了给病中的母亲补养身体,靠体温融化了厚厚的冰面,一条大鲤鱼便倏地跳了出来,我不禁笑了——这不扯淡嘛,真正的北方人是知道冰的特点的,没有最冷,只有更冷,一个人的体温再厉害,想要同自然界抗衡,最后也有被冻成冰棍的份啊,当然,如果是漫画中的圣斗士小强之流的大概不算在此列,毕竟,“阳也能被冻结”的小强们拥有着谜样的小宇宙,当遇到困难的时候就燃烧吧、爆发吧,我时常想,恒星爆发到最后往往是黑洞,那些小强们会不会也是呢……不好意思,又扯远了,哈哈。

      北方的冰带给小朋友们很多的乐趣,当然,在你不了解冰这种东西的时候,它往往带给你更多的痛苦,比如它的滑,又比如它的冷。但如果你把冰当朋友并用心接受它的时候,它将带给你数不清的快乐,滑爬犁就是其中之一。爬犁其实又叫冰车,我家的爬犁是有两个冰刀的那种,上面是用木板钉成一个大大的台面,滑的时候,人就盘腿做在上面,也有考究的会在后面钉上个小木头凳,但其实那样更危险,因为重心靠后,一旦遇上冰砣子什么的,人就往往会向后摔去,所以像爬犁这样的东西,重心越低就越安全。玩爬犁要用两根钢筋制成的撑棍,这两个撑棍一方面是用来加力的,另一方面爬犁的转向全都要靠它俩,撑杆的一头大多安个木头柄以防寒冷,但我家的撑棍只是将钢筋的一头撅弯了做把手,由于玩这玩意儿的时候特别费劲,所以金属之冷在浑身大冒其汗的时候早就不算什么了。玩冰车是许多人共同的爱好,所以冰冻的河面上往往会有很多竞速的场面,偶小时候玩这个只能算是马马虎虎,中不溜,也不大爱追求极速狂奔什么的,偶的爬犁够沉够结实也足够安全,但正因为如此也注定了快不到哪里去,邻居家的小朋友为了追求高速,制作的是那种单腿冰车,冰刀其实就是用秃了的锯条嵌在事先刻好的木槽里,为了防止锯条掉出来,他还经常用废布头填塞在木槽与锯条间的空隙里,锯条光滑的背面就是单脚冰车得以飞驰的关键,每次一起去滑冰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眼里充满了兴奋的神情,这也难怪,在同龄玩家当中,基本没几个能超得过他的,每每两撑杆下去,同样都溅起冰花,冰面上狠狠地留下两个孔洞,但我的爬犁只是稍稍往前拱个一两尺,人家却早已一溜烟地蹿出去了,看得我干瞪眼没辙,但事物总有两面性,这位仁兄由于太过追求速度,少不得经常摔跤,连门牙都磕掉了半个去,而且单腿冰车的冰刀太容易坏,一有点大的捌弯就有可能断裂,这时这位老兄就只好央求和我同乘一辆爬犁了,唉,尽管偶这辆故名思义只能爬的家伙不可能风驰电掣,但也总好过没得玩吧,呵呵。

      由于冰冻的小河毕竟离家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平时我玩抽铁牛更多点,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什么是铁牛呀?嘿嘿,其实就是陀螺啦,而那个时候外面卖的陀螺都是木头做的,玩起来一点也不过瘾,还时常会翻,所以小朋友们大都发扬DIY的精神,将报废火花塞一头的陶瓷敲掉,用老虎钳子夹断里面那根铁柱,然后扔到炉子里烧红,由于受热膨胀的关系,火花塞另一头的那个点火口会张大,这时我们会将它用钳子夹出来,在张大了口的那个点火口里塞上早就准备好的滚珠,等一收口,那枚滚珠便被牢牢咬合在里面了,当然,还有一部分露在外面,否则没法玩了。这就是超级超级牛的铁牛,在冰面上,它远比木头做的陀螺转得疯,所以不会做的小朋友们经常会缠着大人帮他们做,做好的铁牛在他们眼中无异于无价之宝呢。铁牛可以用大拇指与食指转着发动,与可以用棉绳制成的鞭子事先缠了,然后立在冰面上将鞭子一拉就发动了,接着你就抡鞭子尽情地抽吧。这种自制铁牛一旦转起来,要很久才会停下来,我常盯着它在冰面上转出一个一个的小冰窝,那种速度带来的摩擦力尽管微弱,但也确实强烈,微弱是指这样一个小东西产生不了更多的能量,强烈则是说,冰面与钢珠都是光滑异常的,但它们之间的作用居然能让坚冰融化,这是怎样一种强烈的反应哪。有的人喜欢斗铁牛玩,就是将铁牛抽到一起互撞对方,被撞翻的铁牛被赢走,为了不让自己唯一一个铁牛遭遇不测,所以偶是不玩斗牛的,因此偶的那只铁牛一直陪我度过了童年那段美好的时光。

       下雪啦,天晴啦。我依稀记得在一片雪地里,一个小男孩帮妈妈将柜子里那些大衣都翻了出来,平铺在厚厚的雪上,然后用木头棒槌拼命地敲,于是,雪上留下了衣服上的各种污渍,衣服变得洁净如新。冰雪是大自然的恩赐,雪白的天地里它们映衬着人类的智慧与勇气,寒冷带给人们的不仅仅只是困扰与不快,如果你愿意置身其中,与大自然交朋友,它一样会给予你无尽的快乐与美好的回忆。北方的冬季现在应该正在兴头上吧,在遥远的南方,当年的小男孩早已没有了敲打衣服的那根棒槌,但却会永远记住大自然博大的胸怀与伟大的力量,它给了小男孩快乐的童年,这将是他一辈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

      大约在冬季,春天还会远吗?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