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疾风试解《道德经》13  

2009-10-21 13:44:12|  分类: 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一章

大国者下流,天下之交,天下之牝。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故大国以下小国,则取小国。小国以下大国,则取大国。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国不过欲兼畜人,小国不过欲入事人。此两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为下。

大国处于地势较低的下游,为天下会集与归附,成为天下最为柔弱的地方。柔弱的雌性常凭借宁静胜过雄性,以安静来谦退。所以大国凭借谦让小国,来取信于小国。小国凭借谦让大国,来取信于大国。因而有时大国谦下以取得小国的信赖,有时小国谦下以取得大国的信赖。大国不过份地想统治小国,小国不过分地想奉承大国。这两者各自获得自己想要的,大国当以谦下为好。

疾风语:国际间的关系何尝不是这样呢?国与国之间多一些谦让,多一些祥和,就多一些繁荣。现今世界,国家间的关系错综复杂,有些强国以势欺人,有些弱国则极力巴结强国,最终造成的局面是强国愈加霸道,弱国愈加退让,当大国过份强调自身利益而自高自大不可理喻时,那么危机也就来临了,人们都知道的911事件就是这样发生的,而现在美国到处挥着大棒反恐,其实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样的傲慢与霸道自然不能赢得他国的信任。

六十二章

道者,成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为天下贵。

道,是万物深藏之地,是有能力之人的法宝,也是没有能力之人的依靠。美好的言辞可以博取人们的尊仰,美好的行为可以凌驾于他人之上。人们既不善于这些,那么哪有舍弃“道”的道理呢?因而奉立天子,设置三公,即使先是拱璧后是驷马这样地献上贵重礼物,还不如进献这个“道”。为什么自古以来就那么重视这个“道”呢?不是说请求就能有所得,有罪过就能免除吗?所以“道”就被天下所珍重。

疾风语:老子真诚地希望道能匡正诸侯君王的行为,道虽无形,但远胜于有形的珍宝美器,这是天下得以长盛不衰的奥秘,为什么我们要舍弃呢?认识事物的根本,明理远比得物困难得多,但也可贵得多。

六十三章

为无为,事无事,味无味。大小多少,报怨以德,图难于易,为大于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夫轻诺必寡信,多易必多难。是以圣人犹难之,故终无难。

以无为当作为,以无事当作事,以无味当作味。不管怎样,以德报答怨恨,处理困难之事要从容易处着手,做大事业在从细微处下手。天下困难的事,必定始于简易;天下的大事,必定始于细微之处。所以圣人始终不从大处着手,因此能够成就其大事业。轻易应诺必定缺少信用,把事情看得容易必定会遇到很多困难。所以圣人尚且把事情看得困难些,因而最终就没有了困难。

疾风语:质变来自于量变,这是事物发展变化的基本规律,所以我们在做事时要明白这样的道理,一步一步循续渐进,虽有千难万险,只要端正心态,正确把握,多做准备,那么就离成功不远了。

 

六十四章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破,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为者败之,执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是以圣人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以辅万物之自然而不敢为。

事物的稳定容易维持,尚未出现的征兆容易图谋,脆弱容易破裂,细微容易散失。在事情尚未发生之前处理,在尚未混乱之时加以治理。粗得要合抱的树,是从微末的萌芽生长而来的;代人眺望的高台,是由尘土堆积起来的;千里的远行,开始于脚下。强行去从事会失败,孜孜以求的会丧失。所以圣人无所作为,因而没有失败;不执著于事物,所以没有丧失。民众做事,经常在几乎成功的时候失败。慎重地对待结束如同开始一样,就没有坏事。所以圣人把没有欲望当作自己的欲望,不看重难以获得的财物;以不学为学,弥补众人的过失,来辅助万物的自然发展而不敢勉强去改变。

疾风语:不干涉,这是基于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凡事皆从细枝末节开始,自由发展则可得最后应得之果。把无欲当作自己的追求,凡事不强求,这就是大道所成的体现吧。

六十五章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共多智,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知此两者亦稽式。常知稽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至大顺。

古时善于行道之人,不是令民众聪明,而是使他们愚昧。民众难以治理,是因为他们颇多智巧。因此用智巧治国,是对国家的伤害;不以智巧治国,则是国家的福气。知道这两个道理也就可以作为法则。永远知道这个法则,就称为深远的德。深远的德真深哪,真远哪,随着事物回归朴真啊,然后就达到自然的状态。

疾风语:这里的愚民我不认为是知之愚,而是识之愚,所知再多,只要无识,还不能称为智巧。满清时的愚民之策乃是为求无识到了无知的地步,当令民为其所用时,民心早已麻木不堪。我认为这个智是指有伤于整体利益的巧取豪夺,而不是开民智的那个智。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