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人烟之寂寥传说  

2010-12-26 17:04:45|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遇冬季,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些空旷的雪地,全世界一片白,尽管我知道那片白色之下不一定干净到哪里去,可我还是盼着这样的天气会再长一些,因为这可以凝固住许多我们渴望留住的记忆,就像我会在这时将手放置于脸上感触最后那一点温度一样,疼痛麻木到最后,居然是一点点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在雪天,你总是能够找出一堆理由呵护自己颤抖的脑细胞,在雄雄燃烧的火炉面前,你会感到自己化了,时间也因此变得极其漫长,可这样依靠化石燃料提供的温暖很快会让你觉得口唇干燥异常,没错,天上飘着水蒸汽凝成的雪,却没有为你带来一点点滋润的感觉,这就是北方的天气,给予从来都是如此吝啬,不会因为你的乞求有什么改变,时间长了,万物也学会了怎样从这种吝啬中榨取自己想得的一切,这明明是一种本事,可有时候却会变成一种灾祸。

  雪天的河流早就封冻了,于是人们只得从冰面上砸出可以汲水的洞,漂着冰碴儿的水依旧是那样畅快,只是一旦被取到了岸上,要不了多久就会冻成结实的冰砣,所以人们还得费点力气将装着冰砣的铁皮桶置于火炉的烘烤下,伴随着桶边水滴不断落于火红生铁上变成的袅袅蒸汽,那些表面漾着些雾的水还是凉得透心彻肺。

  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早就习惯了这一切,就算皴裂的手与酒红的脸会时常令心情烦躁不安,凛冽的寒风也会在第一时刻平复他们的情绪,人们在这种环境中很容易就能评辨出孰轻孰重,所以在这个时节大家都是裹得严严实实并下意识低着头的。

  在那些步履缓慢的日子里,我知道我更多的是在追逐大自然的气息,如果再让日子重来一遍的话,我想我还是会那样,冷,有时会教给你更多的东西。

  于河岸的林子里,始终会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我想我是遇着了一件,也因此,冬天会让我觉得更加严酷。

  冬天从来都不是柔软的,我知道,冬天从来都是严厉的,我也知道,如果你想把冬天加上更多的浪漫,我也不会阻拦你,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冬天,不管大人,还是孩子,即便是新生的幼儿,也应该会体验冬天的恩泽,然后就是承受,没有人能够逃脱这种天理循环。

  当我看到那个装水果的纸箱子时,我就有着很不祥的预感,箱子很新,周围没有多少人兽出没的痕迹,我想它在这里的时间一定不会很长,而且天已经放晴了,那半敞开的箱盖似乎是在提醒过路的人将视线挪过来,不知道之前有什么人注意到它,我想它对我还是起到了些作用的。

  “已经冻得跟石头一样了。”

  “可能是谁把孩子扔在这里要谁领养吧。”

  我记不清是谁踢了踢箱子:“这算不算谋杀呢?要不要报告公安局?”

  “当然不算。”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那个时代的学生习惯于这样,尤其是在被师长们训斥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再去运动抵抗的脑细胞,其实我到现在都觉得这才是最高形式的抗争。

  “走吧,这事轮不着我们管,这孩子已经死了!”

  “也许,我们该把他烧了。”我说:“如果被野狗吃了,会更加糟糕吧。”

  “这个主意不错,可是我们需要汽油。”

  “没关系,XX的父亲是司机,他们家有不少。”

  “如果不烧,算不算是天葬呢?”

  “肯定不算,人家都是扔在戈壁上的。”

  在进行了一堆无聊至极的对话之后,一群学生终于决定将这事拖到明天再说。

  风更加冷了,那是第二天的气象,终于飘了雪,谁也不再想从那个破掉的围墙钻出去,然后在河岸进行那个神似乎挺有意思的火葬了,最为重要的是,XX最后还是没能从家里弄到汽油,孩子们的计划,大多是因此而夭折掉的。

  那个孩子几乎从我们的心里消失掉了,谁也没再问过那个孩子究竟怎样了,当然,是除了死之外的其它事情。

  我们成天在背着那些讨厌之极的ABCD,然后去对付那些数量庞大的考试,女孩子会被捉去完成蜡纸刻印,而她们的字很快就会变成我们第二天的作业。

  难熬的冬天就像是我们面对那些成天滴脏水的暖气片,连地面都始终泥泞不堪,教室的桌椅从来都没对正过,因为这些可称为古董的木制品已传了几十年,连规格都不一样。

  当我以为已经把那孩子忘了时,还是XX重又勾起了我的回忆。

  “那孩子大概是被吃了吧,被那些老鸹。”

  “你怎么知道?”

  “昨天我家的天线杆子上挂着布条,好像那个孩子穿着的衣服……”

  我记得那时冬天已经过去了,可明媚的春天一样让我觉得异常得冷。

  有时我想,如果我是那个孩子,从我的眼里望去,这个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呢?也许他还太小,小到完全没有灵魂,可是,在他那单纯的眼睛里,他已经看到了那片始终看不穿的阴霾,我终于记起,那一天的空中满是铅色的云,那些沉重的云会变成第二天的洁白的雪,衬起那片空旷的世界,在唯一可以躲藏的地方,留着这孩子的眼睛,当他终于满足地闭上这双稚嫩的眼睛时,他的脸上满是安详的神情,是的,我真的没有看错。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