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疾风追梦之河岸十  

2010-05-31 15:42:53|  分类: 疾风怪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与虚幻之间,充满了绝望与苦难的嘶叫,于是所有人都竭立躲避,从而产生出些许存在于现实或是游走于虚幻的勇气。

我仿佛看着一面镜子,或者我根本就生存在一个完全一样的镜像世界之中。

“正如你看到的一样,如果这是作为另一个世界的你,这或许也是一个解释得通的理由。”沃森的话如同解剖刀般划过我的思维:“我们不会把这个有着生物特质的人形物体等同于冰人奥兹,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上的物质。”

沃森向助手点点头:“开始吧。”

助手操纵着一个机械曲臂,曲臂末端是一个金刚钻头,在他的控制下,那个钻头向僵直躺在试验台上的几乎与我一模一样的“人”的额头瞄准,然后钻了下去,我的脸色苍白,手指开始发抖,后脊背直冒着凉气,这可算是我有生之年除了打针之外看过的最为残酷地针对人类的行径了。

可是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喉咙里越来越堵,呼吸几乎就要停止了。

钻头在往下钻,渐渐地没入了头部。

“您这是要证明什么呢?是您的残忍吗?”我没好气地问着沃森。

沃森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向助手挥挥手:“好,退出来吧。”

接下来我所看到的事情简直让我把下巴砸在了脚背上——那截看似钻进额头的钻头竟然凭空消失了!

“钻头末端温度没有变化,沃森博士。”

沃森这才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看着我,阴森森地低语道:“如果是同样的钻头钻一下您漂亮的脑袋,您大概就不会站在这里兴致盎然了吧……”

沃森接着说道:“您所看到的只是诸多实验中的一种,刚开始我们也是抱着小心谨慎的态度来对待这个物体的,但后来我们发现面对我们的常规手段,这个物体没有丝毫反应,如果用火烧,它就像是个能量吸收器一样把周围的多余的热量吸个一干二净,如果用放射线照射,它就像是个无底洞般令所有幅射有来无回,其中也包括X射线,我们曾用过激光之类的高能仪器,期望发现它的承受临界点,但它就像是个黑洞般对我们加诸的能量来者不据。

“我知道您的疑惑,为什么我们只称它为物体,而从来不称它为人类?接下来我们就要展示这个物体的另一个特性,相信看过以后您就明白了。”

沃森叫助手解开了这个类人物体四肢上的缚带,然后那个助手令人吃惊地用一只手毫不费力地将它举了起来!

“我不知道您的重量是多少,但我知道我的助手从来没有练过举重。”

“难道他没有质量吗?”

“我要纠正一下您的错误,奥斯瓦尔多先生,严格地说,这个物体是没有重量,或者说是它不受地球引力的影响,如果说它没有质量,那它简直就不应该属于这个宇宙了。”

“那它究竟应该是什么!?”

“我想,这大概要问问您了。”

“我怎么会知道!”我几乎开始失控了,事实上我已经在咆哮了,我现在所看到的一切已经远远超出我的物理认知范围了。

警卫把我像小鸡一样拎到了旁边的休息室,我沮丧极了,意识模糊,虚弱无力,活像是一滩泥。

过了不少时候,一阵咖啡的清香唤醒了我的脑细胞。

又是那位姑娘,这一次不同,她知道我是一个正正常常的人,她转身离去,我却仅仅记得她的笑容。

又过了一会儿,沃森又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一回他的表情显然要和善了很多,他也端了一小杯咖啡,缓缓叹了一口气,然后靠着我坐了下来。

“愿意听我的过去吗?”

我的眼睛一动不动,只是盯着那热气游移着的咖啡表面,那上面的奶昔残迹仍在抗拒着黑褐色咖啡末对自己的融合,仅管这种抵抗弱小而无力。

“我的名字不用再重复了,有人背地里叫我吸血鬼,其实我倒觉得这是一种赞誉。我出生在瑞典,是个物理教师的儿子,从小就被灌输着家族传承的重要意义,那么很自然的,我从小就是个书虫,家里的地下实验室就是我的乐园,没有朋友,没有那些无聊的玩意儿,就算在学校,我也只是孤魂野鬼,没人喜欢跟我这个怪胎为伍,我也不喜欢他们……

“在我初中的时候,还是这样,父母亲一方面称赞着我超越平常人的的努力,另一方面又开始担心起我越来越孤僻的性格。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带我远离实验室,让我学会享受大自然,懂得生活……

“那是多么好的一段回忆啊……

“我摔了跤,也有了人肯搀扶我,那是个叫做妮塔莎的身材高挑的姑娘,比我大两岁……

“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仅仅是因为她喜欢着我的地下实验室……

“我们开始做着各种实验,有些完全是瞒着大人们的,比如说最后那次超强的电磁场试验……”

我吃惊地抬起了头。

“好么,我就不相信您如此不通情理。”

“为什么是最后?”
  “傻子也猜得出来,这不是个好结局……”沃森嘬了一小口咖啡。

“娜塔莎就那么离开我了,我被送入管制学校,没办法,年龄不到,进不了监狱。”

沃森的眼神变得很可怕,他的故事也没有再进行下去。

“只要是我想得到的,我就会用尽一切办法得到,奥斯瓦尔多,你或许跟我一样,是一条道上的。”

“胡说,我们只是刚刚认识,凭什么就这样给我下结语!”

“就凭你看娜娜的眼神,奥斯瓦尔多,您跟我一样,我忘不了看到娜塔莎的那个时刻,现在又看到了你,据说所知,您与您那些兄弟的性情都不一样,至今还是个单身贵族,您的家族既视您为家族荣耀,又对您成家的事情忧心忡忡,您可以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

说实话,这一点,我确实无言以对。

“向来风流的圣迭戈加帕尔家族出了您这样一个怪胎,为什么?我想我只能以己度人了。”
  沃森将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看来您的心情好了不少,让我们继续下去吧。”

沃森将咖啡杯轻轻放在茶几上,起身向外走去:“待会儿会有人来接你的。”

“请问,您还想着娜塔莎吗?沃森先生。”

沃森头也没回,只是轻轻将手抚在门上,淡淡地说:“我是完了,你,还有机会。”

这是我最后见到这个叫做沃森的。

很快,一小队人马来到了休息室,山姆与斯塔姆都在其列,那个叫做娜娜的此时也换了一身衣服,只是我觉得这一身洞穴装并不是太适合她,为什么要叫她加入这次危险的行动,我实在不清楚,没有人跟我说多余的话,我就像是个将要赴死的囚徒,甚至忘了我原本应该记起的使命。

斯塔姆与他的十几个手下全副武装,那些以往只能在电影里看到的先进武器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些没见过的让我的眼睛更是无比乏累。

“我是这次行动的队长哈里森,幸会幸会。”

“我是试验室的拉塞尔。”

“我是试验室的维多利亚,别人都叫我娜娜。”

“斯塔姆小队将全程负责诸位的安全!”

“嗨,奥斯瓦尔多,你刚刚都看到了什么?”

……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