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90年之前,90年之后  

2011-07-02 18:09:12|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7月1日已经过去了,今天看电视,照样一派红妆素裹(这日子还计划着在舞台上露肉的要考虑清楚了),想来也是,节日遇上假日,到底假日比节日更有说服力。

  据中国GCD的公开数据,截止到昨天,全中国已经有超过8000万党员了,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按全中国人口14亿算,那么不到20人中便有一个党员,如此高的比率一来说明中共的力量今非昔比,二来也说明在我们这个国家,如此高的向心力之下,其实是有着现实的生存考量的。

   在90岁的这个年纪,也许说的最多的是“重温”二字,而倒退回它呱呱坠地的那一刻,我们从云雾中看到的是十二三个(一大代表人数有争议)意气风发的面孔,他们在那时还没有意识到90年后的后辈们已有如此之巨的数量,但他们却在混沌中隐约看到了这个社会的问题以及如何为这些问题谋划解决的办法,所以他们聚在了一起,当他们有勇气把一个类似于学术研究的组织升级为一个将在政权逐鹿战场上作战的政党时,他们甚至还没能来得及想像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有着多少血腥与痛苦。当后辈们编纂党史时,他们的人生轨迹也在字里行间中得到了详细刻画,这其间,有伟人,有领袖,有战士,有懦夫,有叛徒,有来不及体味革命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匆匆离同志而去的先锋,也有历经磨难赔上一家性命后孑然独立的猛士,每当翻看这些先行者的事迹时,一股令人压抑的沉重感扑面而来,因为我感受到了那些无法在跌宕的历史中消磨干净的青涩,只需一点点腌渍,便能挤出浓酽的酱色,这其中夹杂着多少无辜与不幸的灵魂,只有那个时空才能清楚地知道,无名与有名,全是以革命的名义,甚至连同中共与之交手多年的国民党右派,他们的旗号也是正而义之的“三X主义”,于他们来说,他们一样是革命者,而无论中共还是胜利转进到台湾的那个小政权,无一例外地都会在显要位置高挂着孙大总统的遗像,只有在这时,我们才能真正意识到什么是革命的传承。

  对于革命到底是什么,不同时代会有着不同的解读,无论是三座大山还是新三座大山,似乎都不可避免地成为被革命的目标,诚如毛泽东所说,有压迫就必然有反抗,新生初期的中共不待有多少时间的积累便义无反顾地投身于革命的洪潮之中去,因为那时他们没有更多选择,因为他们没有掌握政权,而现在的中共,却不得不为自己已经掌握的政权多思考一下,正所谓权力是好的,但权力面前的人们却未必是好的,从一个小民的角度出发,在中国,谁也不能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凡有重大困难的地方,必有党的影子出现,凡有彰显权力权威的舞台,你必会看见一片红旗烂漫,当然,在另一方面,但凡有重特大贪腐案件以及令民众怒火升腾的ZF霸权,领导不外乎是中共的党员,话说回来,倘若你不是党员,又怎能坐得上如此高的位子呢?于是现在的中共其实面临的问题比那个激情澎湃的时代更加繁杂,尤其是很多问题牵涉到权力的巩固,一遇改革的话题,就绕不开伤筋动骨的矛盾,而不如此,那些被写在红头文件里的“公众监督”,“公民权力”等等高尚词汇就只能是词汇而已。事实上,在最近两三届领导班子看来,这些问题根本就是烫手的山芋,还好宪法里规定有合理的执政期限,所以他们无一例外地将这些问题留给历史,从而便可以功成身退了。

  在这个官二代甚至官三代官四代的时代,我们隐约又看到了封建时代才有的一些迹像,说这是复辟有些言过其实,但我们在短暂的革命激情过后,有没有建立并发展起一套极有生命力的文化体系呢?答案是——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努力,但我们最后还是放弃了。在与传统势力与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较量中,由第一代中共领导人建立起来的文化体系似乎显得极易过时并且很难进行相当的商业化操作,这使得这一代人的文化产品更多的局限在特定的场合与舞台之上,而新一代中国人在欣赏它们时,更多的是一种摊派式的任务,毕竟90年太过漫长,能够说清这90年来发生过什么的人也已所剩无几了。

  我们无法说清90年后的中国人是否还在与我们做着同样的事,也无法预测那个时代的中国GCD是否会在自己身上发动另一场前无古人的革命,但我们现在面对的GCD就像是一个世俗化了的中东宗教(报歉,这个好像也是屏蔽词语),它在重温往事的时候也在羡慕更早时中国高度稳定的时代,所有中共官员也都会对那时令世界垂涎的超级GDP数字艳羡不已,因为在很多官员看来,这种统计数字就意味着政权的稳固,就意味着仕途的平坦,而在这数字背后的景象往往是不重要的。

  当年毛泽东拿着《甲申三百年祭》要全党学习时,想必是对GCD的自我清洁能力抱有一定的警惕吧,即便他对人说自己对此有十足的信心,但一个十年文革便反衬出他对中国GCD未来发展的担忧,可惜的是,他毕竟只是个被很多别有用心的人捧作神的人,而人却是有寿命的。在他去世后几十年中,中国人的本性开始得到最全面的释放,谁也说不上这是好是坏,但极端现实的利益主义下的道德诚信缺失却不由得勾起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对于毛泽东时代的怀念,这说来很好笑,此时彼时,同样的党,百姓却有着不同的感情。

  从本质上说,中国人的骨子里充满着对于权威的敬畏与信奉,也许今天还在高喊正义口号的,一俟进入到权力阶层,他们就会立即转换成另一副嘴脸,因为在现实利益的教育下,他们很快就会明白这一阶层上的人们所享受到的权力与好处并不决定于下一阶层的意志,或许暂时来说的确是这样,当传媒里频频曝出官民对立时,我们不难理解一个政治团体如果缺少了有力的公众监督后,便会有一部分人将自己作为人上人来看待,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自己这个阶层的生存法则后,所谓的“为人民服务”便会成为各种无聊会议上讲稿里的必备词语,当然,他们中的大多数只会动口而不会动手。

  90年其实并不算是个很长的时间,但它足以让一个婴儿变成垂暮的老叟,当信仰远去时,再多的镀金与宣传都不会让人拥有年轻时才有的激情,关于这一点,你只要对比一下90年前为国游行的学生与90年后茫然不知毕业后何去何从的毕业生就会明白,也许,只有他们到快被压垮时,才会竭尽全力呼喊出点什么来吧,于是在90年后的电脑时代,又平添了一群所谓的“网络暴民”……这个时代,已不允许在街头呐喊了……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