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教育不是喝奶与校车的问题  

2012-04-21 15:55:41|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有关校车与偏远山区学生营养的问题被新闻媒体屡屡提及,也有不少企业乘机大肆介入,反正不捞白不捞,比起动车上那些夸张的装修来,这种投入好歹也算是利国利民,所以人们也是将这些不良的影响想当然地过滤掉,毕竟在我们国家,现在没有什么事能够十全十美,随便什么事,只要你肯认真观察一下,相信很快就能找出一大堆毛病来,所以我们也就能在电视上看到气派的校车里坐着满是太阳红小脸的小朋友,而那些购买营养奶的单据,也没有几个人真正把它们理成台账,就连一层层的监管签字,最后也被敷衍了事了。
  教育究竟是什么?有时想想,确实也不大好回答这个问题。在很多人眼中,中国的教育曾经是改变自身命运的重要途径,而现在,情况似乎又不是这样,比起当年初开天科时的那帮大学生的荣耀人生,接下来的大学生似乎越来越有种灰头土脸的迹象,至于说时下有不少大学生甚至于走上各种歪门邪道的危险舞台,很多人也只是轻摇其头叹口气,似乎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人们的脑袋里的那些交互往来的电流太过于强烈,一不小心,人们已经适应了这种刺激,剩下的,则是独善其身,埋头赚钱吃饭,若说五子登科的神仙美事,好像在这个时代也并非是很容易做到的吧。
  还是回到教育是什么这个问题上来吧。教育的范围其实非常宽泛,总的来说,教育是一种相互影响的社会性活动,不论是构成社会基础的个体还是由这些个体派成出的各种团体,抑或是整个社会环境,都能够影响教育的质量,可以说,我们每个人终身都处于教育的环境里,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完全脱离社会,而这个社会也在时时刻刻起着教育个体的功能,然而在中国,不是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因为中国人心中的教育仅限于学校,仅限于上课读书的那些日子,而这之后,所有的一切经历都不能称作教育,即便是培训升级,也与那个中国人心目中严格意义上的教育相差甚远。
  中国现行的义务教育制度规定了普通中国人所要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时间,加上之后的高等教育,即便是算到博士后,我想顶了天也不过达到人生一半的时间,而在达成了教育系统所给予的一切认可之后,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完全不同于理论教育的世界,一些金科玉律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而公认的美德往往会站在现实选择的对立面,当我们无可奈何地站在原地回想曾经受过的所谓教育时,未知的现实社会更多的是将一些腐朽的堕落的东西灌输给我们,但我们除了全盘接受之外,似乎找不到另外一条路,因为接受意味着生存,不接受就意味着滚蛋。
  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类似的疾呼,而有关我们社会的病态,也早就反映在了各种文艺作品之中,从宽泛的教育层面来说,中国的教育就是社会的反映,因为十几年的课堂教育无法战胜每个人长达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历程,每个人也不可能总是在两种截然不同的世界里徘徊,但人们都知道一旦离开了学校,那段日子是完全可以抛弃的,但你怎么可能抛弃之后的岁月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于教育的狭隘认知,使得中国的教育从一开始就是让人困惑的,继而使得整个社会变得散漫,那些权威式的课堂教育一旦被现实世界击碎之后,人们往往会更加关注最基本的动物需求,比如吃喝拉撒睡以及争夺交配权,而更高层级的精神需求则因为生存压力被认为是不合时宜,对了,人们管这叫作急功近利。
  在看到那些山区孩子困难的处境时,一开始我也觉得很难过,难过是因为有了比较——那些城市里的孩子可以吃得白白胖胖,可以接受很好的课堂教育,可以享受到最先进的科技产品——而建国这么多年之后,中国仍旧有那么多的贫困人群,他们的子女所吃的饭菜可能会让城里的孩子直接扔进泔水桶里了。然而,在看多了类似的报导,尤其是看到有关部门急不可待地将采购来的奶制品发放到这些孩子们手中时,我的心里刚有的一丝温暖很快就凉了下来,这并非是我的冷血,因为理智从我的心底里告诉我——这绝对不是很好的教育,这样的做法无异于你去用一把麦子去喂一群雏鸡,当那些雏鸡长大之后,他们也许会比较彼此的境遇,然后发现牛奶没有了,而周围的一切也许并没有发生多少改变,当他们因为这种教育获得一定的工作资格之后,一种上天入地的强烈反差会让他们有怎样的冲动呢?谁也无法预测。
  请记住,当年的很多大学生也同那些喝不起牛奶的学生们一样,他们从家里背走成袋的大饼馒头,并终日以此为食,他们的生活却未必有我们活的这样苦恼,在那个时代,他们的清贫没有压垮他们的精神,是因为整个社会提供着与课堂相差不太远的教育,所以他们视课堂为改变人生的希望并为此努力,在那个时代,他们也没有校车,他们会用自己的脚去丈量山路,并在成年后长久地为这段记忆感到快乐与兴奋,因为那时的社会更多的是昂扬向上的微笑,他们从中学到了坚强并以此勉励自己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件小事。
  他们原本是一群快乐的小树苗,他们原本生存在恶劣的环境里,当风餐露宿能够练就他们强健筋骨的时候,你却强行给予他们舒适的环境,而他们的天空根本就没有因此有一丝改变,这是残酷还是关爱?
  当我看到电视上那些残破已极的教室时,我又回想起当看自己的学生时代,在那个破烂不堪的土坯教室里,我们并没有因此感到无助与迷茫,当我们把辣椒酱涂满馒头并以此果腹时,也不会因此感到痛苦与凄凉,因为我深刻地记得在我与他们相同的年纪里,我们这群孩子用自己的双手在为自己的新教学楼贡献着力量,沉重的板车被孩子们推得飞快,而学校也在我们走后变得美丽非常,这也是一种教育,我们手上的老茧是一种荣耀,因为我们体验了什么是改变,什么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改变。
  现在再看有关那些偏远山区的教育问题时,我会莫名其妙地想起红旗渠,特别是看到那些宁可远去城市打工的家长时,我更多的是一种鄙夷,当那些孩子看着自己的家人如此看待自己的家乡并且撒手而去时,他们的教育就已经开始了,当他们喝着免费的牛奶时,他们的精神世界或许就已经垮掉了。
  这样教育是有意义的事情吗?也许有意义,也许,一点意义也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