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真的么?难道还是假的么?  

2012-05-26 16:05:31|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在睡前翻看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新闻,比如说印度恒河边上的见闻,比如中非吓死人的河中掠食鱼类,虽说有些口味深重,但我依然还是睡得很香甜,甚至在熟睡中连梦也不会做上一个,因为我知道这些事离我实在是太远了,远到只有那些冒险家们才想亲身一会,坐在电脑屏幕前的我们,只需要用鼠标左点点右击击,奇异的世界就会铺展在我们面前,这真是个懒惰的时代啊,没人会耻笑足不出户,况且就算出了户,寻常人很难发现周围有多少与众不同。
  好奇之人总会发掘平凡世界中的点点滴滴不凡之处,说到底也许是好奇之人从来都觉得长夜漫漫无所依凭,周而复始的日夜会有怎样的不同呢?你会在睡前突然发现窗帘外挂着个人影吗?夜很黑,心却不静,动荡的画面却让人想酣睡,矛盾的心到哪个时刻都是一样的,也许人类总是这样徘徊在这种自己为自己制造的情境中吧,所以心智健全的人从来都喜欢听着自己抑扬顿挫的心跳声感慨世道沧桑,成败与否不重要,而麻木不仁则是见证这个世界远去的果报——这样说倒使自己活像是埋在土里多年的佛像,归去兮尘土,往来兮幽暗,除却心头杂念,多两三根紫烟升腾,倒不愿做庙堂上浮帘两段,法华散尽人烟,灰飞魂灭自由人评说了。
  当我看着哲学家们绞尽脑汁设想出的一个又一个论证世界的话题时,其实在心中着实有些像断了发条的玩具娃娃,无论怎样使劲,却总是很难融入到那种氛围中去,直到那些文字都开始变得无比抽象,仿佛我从来都没有学过它们,这种令我恐惧的陌生感极易让人感到手足无措,所谓的冥想与之无关,而焦躁感也不复存在,在无关利益的深夜里,神马顿悟还是修行都让时间过得无比快速,当我回过味来,我才觉得自己应该休息了,人啊,总是会把这种无聊无助的状态表现得无所谓,却总是会在睡前完成所有文明社会里应该进行的程序,而逆动者也只不过是在历史中玄乎地睡死过去了。
  人的存属感真的很重要,重要到很容易为自己的存属倾向说一个又一个谎话,比如佛教徒们一个个对舍利子恭奉得五体投地,恨不得砸掉所有的光谱仪,然后大咧咧地描述这种神圣的产物有多么神奇,我想证明这玩艺儿的硬度应该不是件特别困难的事情吧,甚至那些化学元素也可以在现代仪器下原形毕露的,然而还是没有人敢于这样做,也许就算做了,也得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做人,这种从死人骨头里幻化出来的污秽与恒河边上被太阳晒得快爆掉的尸体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它们都没能为浩瀚的宇宙增加或是减少一微克的物质,却在意识的游戏里分道扬镳,一边被黄金环顾,一边却只有乌鸦才却光临,说到底,它们在人类灾劫之后的不同道路无非是谎言与真相的印证,而宗教在第一时间是丑陋的,但人类却不得不去依赖它,因为人类终究还是需要谎言的,因为人类真的很孤独。
  让人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的确让很多智者伤透了脑筋,然而让人感到这些都是无所谓的,却只需要很简单的方式就够了——先告诉那是真实的,然后推翻它,要么倒过来,先说那是骗你玩的,然后再用很大力气去证实它——不管真假如何,最后你会感到无比厌倦,因为你的眼睛也开始骗你了,声音也不那么对劲了,到处都是真相的敌人,而大家都以能成就这个敌人的角色感到无比自豪,因为只有这个才是所有人都有所谓的源泉,让我们在意的,其实只是别人的关注。
  说起来,“不信谣不传谣本身就是个让人很无所谓的提法,现代人有几个还去关注真相呢?那些很有所谓的眼睛不断折磨着我们脆弱的神经,我们就是朝三暮四的猴子,昨天还在自鸣得意,今天就义愤填膺,中东的蘑菇烟云在我们眼里就是大烟花,阿富汗的斩首录相到底还没有《德州电锯杀人狂》来得紧张刺激,那是真的吗?那难道还是假的吗?我们不会强迫自己说服自己去相信这一切,但我们还是会装作天生义气的样子却诅咒另一类人群,他们在我们脚下,我们在他们头上,幸福感就是来的这样快,泄起来也只是一晚的光景。
  当年闹天上人间事件的时候,我只是听着那些“胡说”在我耳边缭绕着,而现在已没什么“胡说”在我耳边响起,人们只是静静地各走各路,多么激扬的文字在这个时代都是苍白的,就像现在的信仰一样,神圣只有一晚的光景,这也只是需要而已,谁会在乎在神洲某地出了个惊心食人魔或是变态虐人狂呢?
  拳台上的拳点与高跟鞋的步点,都是这个节奏世界中的镜像,在这个世界中,没人敢于说“依然故我”,我们所能参透的,无非是别人眼中的自己而已,其实那也都是因别人的需要生长出的影子,而倒退回真实世界的动物状态,却是艺术家们孜孜以求的东西,他们展现给我们想看或是不想看的作品,这全是他们想要的,死在苜蓿地里,死在十字架下,变成灰尘,被别人遗忘,连自己都想不起曾经的自己,触膜而生的宇宙世界,是我们情愿面对的真相吗?冰与火,裂解与温度,我们维护着我们想像的世界,只是我们碰巧来到了一个地域,拿走的会还回来,被蒙骗的会在另一个世界醒来,这个世界不曾少了些什么,想像或是辉煌,假说还是实证,都凋零在这里,于生时我们无法逃离,因而我们无法想像消逝的生命,但我们的确活着吗?是另一个时空的死亡映射下的生命汇集在一处吗?没几个人会在意这些,在绝大部分人的生活模式里,人们都会以短暂的愉悦与痛苦来评判自身所处的环境,虽然这样不是真相的全部,但我们还是会维护自己想像中的真实,因为我们从来都活在自己想像的世界里,真相其实真的不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