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扯淡英雄传  

2012-08-31 17:49:26|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疾风还被称为同学的时候,某日语文老师心血来潮让一干人等写人生,疾风不才,一个半小时内洋洋洒洒书就一千五百大字,想来那是疾风第一次在作文本上大谈人生的境界吧,所以当真无比地激动呢~
  那篇作文里的详细内容,到今天几乎已忘记了百分之九十九啦,可我还是清晰地记得在第二天的语文课上,我的作文就成为了重点批判对象,语文老师念上几句就从厚厚的眼镜框里挤出一丝寒光,照得我几乎变成了一部冰雕作品,我想那时的我还没意识到身为学生的自己原本是没有资格大谈自己理解的所谓标准人生吧,而作文里贯穿着一个死人的名字则更是学生最大的罪状,虽然那个人被当时的社会称为英雄,然而在我那老派的语文老师的眼里,这样的人必须是越少越好,因为她是爱我们的,所以不想为我们惨淡的未来负责。
  我仍旧记得那人的塑像被安放在上海某一个偏远的角落,那人的足迹最后变成了一本还算畅销的书,哪怕他有些不光彩地倒在了罗布泊的烈日下,媒体依然兴高采烈地宣称他是上海人民的光荣,也是他改变了上海男人在中国其他地区男人眼里的形象,那架势,现在想想真有些《疯狂的赛车》里的广告语:真男人~不行也行~~~~
  有些阅历的读者大概已猜出那人的名字了吧,没错,那个出现在我那不堪回首作文里的英雄名叫余纯顺,一个为了改变上海男人不佳形象立志走遍中国的上海男人,在越走越远的路途里,他身上的上海味似乎越来越少,以至于当面对摄像机镜头侃侃而谈时,你几乎听不出一丝上海话的影子,而那个时代里上海人所能理解的粗犷野性倒是能从他许久没刮过的大胡子上可见一斑,因此上海人曾经无比兴奋地关注着这个另类份子能否创造出属于上海人的奇迹,在那时看来,余几乎就是个精神先知,身后扫来的目光时刻期盼着他的脑门上能出现一圈圣光,令到整个上海能够展现出所谓的人文力量……于是上帝如其所愿,我知道天使的形状似乎就是那样吧。
  一个死了的上海男人,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雕塑吧,我那自负的语文老师眼里满是失望的神情,她用手托了托眼镜架,恨恨地说:“如果大家都这样,这还怎么得了哦!”于是我眼中的英雄瞬间变成了上海人群体里的失败份子,他一无所有,不值得模仿,更无所谓理想,最糟糕的是我的作文本甚至都被她不屑地扔在讲台一角,等下课的时候我自己去取。
  那个时候我的英雄人生被打了个不及格的分数,虽然从文法描述上我自以为还不至于惨过郭大文豪的打油诗,可现实的惨痛使我以为我的文字全是蚂蚁爬出来的,它们爬得没有真正的英雄更远更有毅力,所以它们果然是没有力量的,所以它们必须被那个课堂里的所有人嘲笑,一个另类写出了另一个另类的人生,这确实是极其不应该的吧。
  余纯顺的倒霉事很快被人抛到了九霄云外,特别是当他那穷不拉叽脏兮兮的样子越来越配不上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形象的时候,他就只能在朱家角一个偏僻角落里自怨自艾,一些年头过去了,上海的英雄换成了姚明,换成了刘翔,换成了媒体不定哪一天能吹嘘出来的奇迹,他们一个比一个形象光鲜,名利双收,当然也不可能被旷野里的寒风吹得瑟瑟发抖,而偶然有想起余纯顺并效仿的,也无一不准备了炫目的装备,即便是那样,被从无人区里提拉出来迷路驴友还是会成为全国人民谴责的对象,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符合英雄的定义,所以他们是所有人心中的麻烦,简单来说,他们连另类都算不上,纯属钱烧的。
  也许在中国,当个英雄就是件扯淡一样的事情吧,在我们这个神奇的国度里,英雄的定义也在发生着神奇的变化,从前那种必须与性命挂钩的英雄主义,在如今的上海,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事情,在这个时刻计较着划算还是不划算的地方,所有豪情壮志都得退避三舍,这里需要的是听话的成功,只有这样的成功才是合理的可靠的不会危害社会的,人们从来都习惯于平凡,现在则是甘于扮演这个群体赋予自己的角色,很少有人敢于越雷池一步去做那些多余的事,因为他们知道那样会被群体排斥,因此不上海了,另类了,很有可能活不下去了吧。
  谈论英雄真是件随意并且愉快的事情,因为现在的英雄真的还活着,广告商会像苍蝇一样围着他们转,电视屏幕上经常会出现他们灿烂的笑脸,我们封他们为英雄,我们因此而快活,因为我们也被鼓励像他们那样活着并赢得类似于他们那样的成功,然后我们也就变成英雄啦,于是所有人都会欢天喜地庆贺这一伟大的变革,同时为曾经的傻瓜们感到不值,说到底他们干的都是些什么扯淡的勾当啊。
  我知道余纯顺是白忙活了,在那个快被晒成肉干的地方,灵魂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蒸腾呢?我知道那里的夜是能够看到广阔的银河的,而在上海,这一切都只能显示在电视屏幕里,屏幕对面是一众百无聊赖的生灵,无论外面的世界多宽广,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扯淡,他们也许会外出几日,但无时不以自己的大城市人身份骄傲自豪,以至于别人会认为他们是在施舍什么证明什么,而因此一个“小”字便种在了他人心中,对于余纯顺,他们对他的理解至多是一个被上海人无情抛弃的过时英雄,一个另类,一个死得其时死得其所的还算有些理想的上海人。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