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五味杂陈上海话  

2012-09-07 13:51:08|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上海话的教学开始步入正轨,许多上海人都显得有些兴奋,这也难怪,作为一个被压制了十几年的方言,如果主管部门再没有一个明确的保护措施,这种方言在将来很可能将会绝迹,而附属于这种方言的地方文化也将在很大程度消逝不见,长此以往,那些为现今上海人津津乐道的文化现象恐怕也只能待在历史博物馆里供人玩赏了吧。
  上海方言落到如今被人担忧的地步的确是件很尴尬的事情,虽然这种语言还称不上是语言界的大熊猫,可是近十几年来它的地位可谓是一降再降,直到有专家称其为“陋习”的时候,大多数会讲上海话的上海人也只能表示义愤填膺而别无它法去改变这种局面,由于普通话的强制介入以及上海人对于外语的固有重视,大多数上海家长不可能将上海方言当成必不可少的东西,在大部分上海人眼里,上海话太过于稀松平常,平常到根本不用去理会,可一旦人们以为这种类似于天赋秉承的语言与教育不相干而只是日常相与的东西时,新一代上海人的舌头却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打上了结扣,在时下的上海,各式洋泾浜的上海话可谓是满天飞而见怪不怪,年轻人已经不大习惯用上海话来进行长句叙述,一些极有特色的上海词汇失去了踪迹,这些令人困惑的问题终于让老一辈上海人感到了恐惧,原来那种一听到苏北式上海话就嘲讽其洋泾浜的优越感早已停留在老上海人的记忆深处,而说不清普通话的上海老人甚至有可能在办理公共事务时遭遇种种麻烦的事例更有逐渐增多的趋势,所有这一切都让老上海们纠结不已:这还是他们记忆中的上海吗?失去了上海话的未来的上海将是个怎样的上海呢?
  从理性的角度来看,作为一个诞生时间很短的地方方言,上海话确实没有太多可以炫耀的历史资本,相比于历史悠久的岭南方言,上海话由于夹杂了太多其它方言的元素,从而并没有一个清晰的发展脉络,特别是外语对其的影响,又使得上海话成为全国汉语方言中胉来元素最多的方言语种,当然,上海人可以从时髦的角度来品评这一点,然而对于方言的稳定性而言,上海话的演变速度又过于迅猛了,其实就目前而言,在上海这个面积仅几千平方公里的城市里,真正与正宗勉强搭界的上海话可能也只能从几个郊县去找,而市区的上海人想要弄懂老松江话与老浦东话的意思却要费很大的力气,这不由得不让人怀疑市中心地带上海话的正统地位,在上溯到三十年代十里洋场的年代后,我们才发现一度流行于全中国的上海话其实只不过是五方杂处过后最有身份的上海人讲出的语言,但这根本就不是上海方言的全部,甚至如果硬要把松江话当成上海话母本时,我们却又能找到无锡话苏北话韶兴话苏州话相当多的成分,想想这也能够理解,毕竟现如今我们所处的上海主要地区在几百年前甚至连人都没有几个吧。
  而从感性的方面来看,由于短暂历史上拥有的那些浮华幻景,上海人不可能不把上海话当成上海文化的载体,尽管这种方言从来就没有真正统一过,并且上海话的辉煌很快就被战乱搅和得不成体统,但上海人仍时不时努力将上海话融入到时尚领域中去,这其中影视与音乐可能是最常用到的方式,然而这些尝试无一例外遭到不幸的失败,尤其是上海话进入到流行歌曲领域时,人们对那些用上海话演唱的各类型的歌曲认可程度远没有粤语或是闽南语那样高,这也导致这种尝试往往是虎头蛇尾匆匆收场,商业炒作意味远大于文化普及,因为原本所期望的商业利益无法得到保障,所以有这种想法的上海人也越来越少。在上海话无法顺利融合到市场新兴领域失败时,上海话更象是被扔到历史故纸堆的残卷只能在市民的嘴中等待着消亡,鉴于上海话相当多的咬字方式明显俚语化,因此野豁豁的日常表现也难免会被外人认为是粗鲁与没有礼貌,而被当成陋习可能也是这种情况的极端反应吧,但这种外界的不良反应往往让习惯于上海话语境的上海人无法接受,在上海的各大社交论坛上,我们也经常能够看到对于外地人涌入上海之后对于上海话冲击的讨论,可在发了通牢骚之后,通常是找不出太多有行之有效的办法的。
  虽说上海话在表达方式上没有普通话那样凝练多样,可是说惯了上海话的上海人还是想尽办法为上海话正名,可正来正去到了最后,连一些老专家也不得不承认上海话的确是有其局限性,特别是上海从来就没有一个特别稳定的本土人群更是加重了这种局限,相比于闽南话里金科玉律般的文白与白话模式,上海话的确是找不出一条特别通畅的升华道路,在新上海人看来,上海话现在好像已经成为普通话的异型发音方式,在时间的催化下,上海话汰旧换新,基本上已与普通话接轨,没有太大的区别。
  现实的残酷所引发的恐惧最终让上海市文化教育部门下达了加强上海话基础教育的决定,说实在的,疾风本人其实并不看好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办法,虽说在中国办什么事都打着“XX从娃娃抓起”的幌子,可是事情往往到了这一步就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已到了一个让人纠心的程度,不然我们也不会看到“从娃娃抓起”的中国足球目前的窘状,也不会看到“从娃娃抓起”的中国教育目前的艰难处境,面对一个复杂的时代,一种原本就比较脆弱的地方语言实际上是没有多少时间去应对的,特别是高举着“国际化”牌子的上海,也不可能强迫教育体系加重学生学习的负担来进行方言教育,对学生们而言,日益开放的上海受到国外与国内的双重冲击,想要在这块小小的土地上坚守一种适用面并不广的方言,其难度无异于沙漠灌溉,不实际也不经济。
  对于上海人津津乐道的本土文化,在我们深剖基底的时候,我们就会赫然发现这些文化诞生的背景无一例外来自于上海历史上最风光的二三十年代,而对上海话普及如此看重的上海人来说,那种对往日荣光无比怀恋的因素其实是占了很大比重的,时至今日,老上海人一提起四大流氓依旧是兴致勃勃,而对于流氓大亨莫名其妙崇拜的市民文化更是让“老卵”一词深入人心,如今那些“老卵”的上海大亨们早已作了古,但上海人还是想延续这种奇妙的文化崇拜,显然上海人是意识到原来上海话词汇里上不了台面的那些不雅词汇的,因此不“塌台”的“扎台型”成为上海人新的口头禅,可这会是上海话真正的出路所在吗?上海的文化真的只有怀旧一条路可走吗?
  疾风在上海待的这些年里,亲身体验着上海话衰退的过程,甚至在上海相当多大企业的培训课程里,老师们也越来越多拿上海话来开玩话,比如“一等的企业说英语,二等的企业说普通话,不入流的企业才说上海话”之类刻薄的恶作剧也着实让人哭笑不得,然而作为上海人的疾风又想竭力保留着记忆里那些美好的关于语言的记忆,可是在时间与利益的面前,这样的努力似乎又微不足道,许多上海人意识到了这点,可是上海变化得又实在太快,作为一种原本就是杂交出来的语言,从一开始就带着开放交融的基因,这决定了上海话不可能永远一成不变,从这一点来看,我想上海话其实是不会真正消失的,充其量只会是以一种新上海话的姿态取代旧上海话,在如今不少上海人潜意识里采取对抗的态度看待普通话上海话的关系时,基实大家都在被一个大语言环境改变着,特别是在上海这座极讲效率与利益的城市里,但凡是对己有利的事物,上海人接受起来都格外得快,如若不然,上海话里也不可能存在着那样多的外语词汇了,而一旦上海人不再以高傲的姿态审视原本不发达地区的文化时,吐故纳新的语言进化也就开始了,不,应该说新的上海话已经在形成过程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