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不适宜的事物  

2013-08-22 16:53:56|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打算把木瓜苗养到明年的,结果在各种小鸟的不懈努力之下,今天,所有在初夏由花盆里发出的木瓜苗全军覆没了……
  我真不知道那些小鸟为什么会对我种出来的这些异域植物怎会有如此高的热情,想想几年前种的酸角一经破土,没过几天,那两瓣还没怎么消瘪的豆儿就不翼而飞,目瞪口呆之际我也只能看着那株可怜的热带生物因断了养份逐渐枯萎死去,联想起那些时常响在我家阳台附近的叽喳鸟语,我终于知道它们来到我的房顶绝不是心血来潮那样简单,它们是在开会,要么就像奥运选手那样竞相夺取最灿烂的奖牌那样盯着那倒霉的植物,几经扑腾或是把嘴撇得像是炒勺一样麻利,它们想要的东西就下了肚,接下来那东西就会变成鸟粪不知被撒到什么地方去,它们做的就像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蝴蝶一样,飞上六楼的它们绝对不会像动画片里的仙子精灵那般纯洁,过两天我就能发现我的阳台上满是阴郁的气氛——毛毛虫必将死于杀虫剂下,而我却对鸟儿们束手无策。
  突然想起儿时玩的那些东西,比如给我一柄汽枪或是一把弹弓,我就能让鸟儿们体验一下从天堂到地狱的真实感受,然而这里到处是住宅楼,如此的行径绝对要引发邻里间的矛盾,如果一不小心把别人家的玻璃窗打出洞来,那绝对是样涉及到麻烦的经济赔偿问题的,再者说,无论汽枪还是弹弓更或是弓箭,这些东西全都是城市所不容法律所不许的事物,所以它们的出现必然会招致四下的敌意,被请去喝茶自然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如此不合理的幻想再加上天生的善良,使得疾风不可能将这些报复的想法付诸实施,尽管那些鸟儿的行为跟杀人犯也差不了多少,尽管它们现在得意地吆五喝六好不快活,我还是只能把剩余的花花草草搬进房里,起风了,花盆里的生物多少有些不适宜在这种天气条件下生存,就像他们连日经受的曝晒那样,浅浅的土层如果没有按时的浇灌,只需要几天,我看到的就只是一盆盆枯枝败叶了。
  无奈的愤怒,在面对飞行生物狡黠的游击战时显现无遗,我一边盯着对面红色屋顶上不时翻过身来敞来翅膀接雨点的鸽子,一边想像那些卖鸽子的人是如何了结这些和平使者的,为了吃到鲜嫩味美的鸽肉,他们会将它们捂死,而在对付胆小的鹌鹑或是麻雀时,商贩的行为则会大胆得多,他们会一把扯掉小鸟的脑袋,顺便带出肚肠,几把过后,皮毛脱落,小贩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盆里那些血葫芦还在不停抽搐着,而光顾这样摊头的客人,自然是很满意的吧,新鲜就意味着可靠与美味,这种超脱生存的欣赏态度的确使得人类更高级,而放在我们这样的文化环境里,也没人认为有什么不妥。
  追逐稀有之物,原本就是动物界的本能,而在人类这里,因为选择面的宽广,也会有相应的等分,超极富豪比之于一般富豪,所掠夺的对象必然有相称于自身地位的要求,而一般富豪比之于普通富人,也会因刻意的追求描摹自己的成功,更不要说穷富之分的天然界线,穷人在看到富人一骑绝尘而去时的艳羡时,只会想到以一种不适宜的办法来尽快缩小与其的差距,追逐在三六九等人类的生存法则中从未停止过,就像鸟儿们盯着我那些可怜的热带生物一样,人们盯着的则是稀有的各色物事,不管它们与自己的生存是不是真有密切的联系,他们真会这样天真的以为,原本对自己的生存并无实质意义的物质,到了精神层面则会变得极其重要,就好比同是一辆轿车,越是到了最高等级,功能差异越是不明显,明显的只是别人对其的认同,无论它能完成怎样的作用,品牌就是价值的全部,没人期待蓝博基尼会去翻山越岭,但它停在路边就是花盆中稀有的豆瓣,会招致一阵又一阵叽喳的鸟语。
  我一次次试图在花盆里种出热带植物,它们也的确给我的面子发芽生长,然而它们却在这个地域生长得太过于招摇,那些栖于高枝上的鸟儿不止一次打量着这些奇怪的植物上长出的奇怪叶子,然后用特有的歌唱诉说着种种不适宜的故事,当它们决定一品其味的时候,它们其实并不为自己的饥饿困扰,在这个食物多到泛滥的季节里,再懒的鸟儿也能轻易获得温饱,但它们就是不肯放过这些怪异的植物,因为不适宜的生长,异地植物在它们眼中的意义相对于本地植物肯定会有些不同,就像安卓与苹果,山寨机与品牌机在人类的眼中也是不同的一样,攫取到稀有资源的鸟儿应该会让别的鸟儿羡慕嫉妒吧,而那些被它们啄走的叶子与拨倒死掉的植物其实并没有更多现实上的价值,只不过短暂的拥有与自由的破坏体现的是一种独立于他人的权力,以人观之,这样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
  不过要说到异域生物,也不能不提一下那些顽强生存并最终成为灾害的外来物种,对于这样的生物,它们很快从不适宜变得适宜起来,或者说,它们原本就是适宜侵略本地环境,只是人类想当然以为它们不适宜,害草害兽因人的意志与利益取舍得以蔓延,当人们习以为常时,适宜与不适宜是需要重订一下新标准的,即便是有益于人类的选择,也照旧符合这个标准的,十几年前的蓝莓与现在本土化养植的蓝莓是个很不错的例子,因为数量激增,富人们也不会刻意选择它彰显自己的身价,然而进口品与本土出品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由心理取舍产生的现实买卖无关营养成分的差异,却实实在在区分着消费人群,物以稀为贵,贵以精为美,美以奇为优,优以独为最。
  明年我还会在花盆里撒些什么奇怪种子呢?我说不清楚,也许当我吃了火龙果,会从中剔出一小块当作种子,期待从中长出漂亮的仙人掌科植物,也许我会扔几个似乎永远发出不芽来的芒果核,除了椰子这种古怪又庞大的种子之外,其余的热带植物种子我都会尝试植在土里,然后期待它们能长出什么来,只是我知道在我周围,永远会有一群又一群犀利的眼睛在注视着我所做的事情以及花盆中的变化,有虫子它们会来翻弄,有莫名其妙的植物它们更是热情澎湃,我也会再一次知道自己的愤怒有多蠢,而它们的骄傲与自豪在我眼中是多么不值一提,这就是不适宜的事物,你需要与你不需要,所差的就是自我认同,在我们人类这里,无非就是“价值”二字。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