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目的  

2014-08-07 16:08:46|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很明确地告诉你真实的动因,比如学习、工作、婚姻、交易等等等等,都不会有最为直接且赤裸裸的解释,相反,会有人告诉你这样做是为了个人价值的实现、社会的认同以及生存品质这样建立在人之社会基础之上的抽象概念,正如黑格尔所言: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就是现实的,以此将现实存在作为神圣的存在,从而在思想上对人形成了一种思维绑架,当我们回顾一下一天的言行时,无处不是亦步亦趋的附和声,无处不是混混噩噩的自我意淫,而想要当个敢于自我解剖进而解剖这个世界与社会的智者,往往又不得不屈从于现实秩序之下,于物质而言,你无法摆脱自己的生物属性而克服口腹之欲,于精神而言,你也无法凌架于他人之上而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片刻的思想与独立之后,你必须重新启动自己的思维程序,要求自己必须与这个世界作到高度同步,不该说的不能说,不该想的尽量少去想,这样的现象我们早已习以为常,简单而言则为的是生物学中唯一的目的——生存。
  当我们尽力将自己从这个社会中剥离出来并且排除所谓的“意义”后,我们的行为以及思维方式可能会变得更容易解读,例如学习,当局限在个人行为时,这个行为往往会变得毫无意义,没有了社会构筑起来的利益网,个人学习很难建立延续性,它的所需所应是社会对它的反馈,可以说,只有群体行为才是学习的最终目的,以此类推,其它行为概莫能外,对于一个学者来说,他必有对其认同的学术环境才能够拥有自己的名望,对于一个商人来说,他必有交易的对象才能实现自己的利益,对一对婚姻中的人而言,只有相互的包容更甚于相互的挑剔时,幸福二字才会显露作用,外界对于他们的评判才会变得有实际意义,而对于一个贪官而言,他们的行为似乎又是在为一个社会循环系统的清洁起着反向作用,在对所谓的光明面的制衡时,这个社会亦会变得平衡,因为我们的社会从未达到我们所认为的理想状态,所以我们必须要从自己的惯性思维中匀出相当一部分空间给稀释这些不合理,在它们看上去比较合理的时候,我们关于生存的目的便达到了。
  在我们较为单纯的时代里,因为对于事物较为直接的认识,通常会被认为是幼稚的表现,无论对生命还是对道义的看法,在十数年后,想必也不会如当初那样铁板一块,在乎自己更多些的人与在乎别人更多些的人,无非是在不同生活轨迹下作出的无奈选择,而要对症下药去平衡他们的世界,就必须改变整个社会,这恐怕一代人做不到,十代人做不到,千百万代都做不到,因为人类世界的复杂与庞大,在其基础上形成的秩序原本就不带着公平性,而我们所接触到的教育,实际上是在一种极其理想的环境里进行头脑实验出来的产物,中国几千年来幻想的“均贫富”是最好的例子,不考虑其现实可能性,则是在极度困窘之时最好的头脑风暴,人因而开始仇恨并推翻旧有的秩序,而当改朝换代之后,新的主人翁则会迅速意识到旧有秩序的美好,结果转悠了一大圈之后,他们必然为自己的生存所担忧起来,于是原有的理想变成了对于现实社会状态的稳定追求,他们甚至做得比起前任来更加肆无忌惮,当他们将之上升为理论之时,中国的理学大师便应运而生了,他们勤奋地在头脑中酿出美好的世界,然后以此取悦于统治阶层,他们的价值观在对更为广大的被统治层实现愚弄时就变得非常合理并有针对性,而被统治阶层则会以之前我所描绘的方式以生存为目的在头脑中稀释不合理不公平,就如元人的数码代号以及清人的辫子一样,当你以为这个人生目的是顺理成章的时候,你会无比欣赏它的美好,同样的,那些妄想着能够一步登天的学子们,无一不在作如此的幻想——想要成功,就必须倒向某一种思维方式,而无论这种方式是怎样的赤裸裸,成熟的世界观一般要比他们的幼稚时代所见的更加无耻,当然,如果能够忘记之前所接受的教条,解放之后的人类所体现出的生存力则会让蟑螂都会望而生畏。
  就认识论而言,我们今天的思考模式是建立在对昨日的批判之上的产物,这种批判也许是全盘否定,也许是刻意为之的扬弃,也许是改头换面全盘接受,也许是另起炉灶全面创新,但不管何种批判,目的性都是最为直接的原因,为生存而生的目的,是需要利益分配符合自身需求的,在历史上,王莽为了他的假道学必须复古,王安石为了他的改革必须推行实用主义,其中清者清得水中无鱼,浊者浊得乌烟瘴气,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失败并被后人全面批判,即便是想要继承他们的,都必须要掂量一下其中最难拿捏的对于目的的理解,堂皇的理由固然美丽无瑕,但人的社会却是罅隙纵横的,想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实践自己对于生存的理解,显然就不能将自己纯粹到天外来客的地步,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所认识的忠奸善恶,包含着对个人对社会以及对后人的现实价值,不仅是模仿的对象,更是有利用的可能,比如在对待那些巨贪巨奸以及忠勇侠义时,现实的人们会根据自己的需要在脑袋里加工出不同的消化物,在这种时候,言不由衷大概是最能说明问题的词汇了,恨怨怒责的对于个体而言却有利益取向上的好处,夸赞喝彩的却囿于可能的利益损失少有效仿,在生存这个亘古不变的目的面前,人不过是在为几十年寿命摸索着最有利的道路,于是道德法度从宏观到微观都开始透着虚伪,阶级与个体谈不上高尚,只是在各自的目的前开始了分分合合,并以各自的手段努力让对方认同这样的做法。
  抛开了人这个社会属性之后,动物化的人往往会为了生存抛弃众多加诸在人身上的东西,在这种环境里人容易极端化,以目前中国的社会来看,无论是爆发户还是贫困者,无论是官员阶层还是普通百姓,内心里趋向赤裸裸的动物性,这是在不大正常的高度竞争压力下的产物,当日渐重复的价值观一次次冲刷越发浅薄的人性彼岸之后,人的动物性非常容易在某一刻迸发出来,比如贪官的贪腐与社会暴力分子对这个社会造成的危害,无非是这种由简单价值认同重复叠加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的后果,他们都将那些为书面正统价值观摒弃的东西当成是最为宝贵的财富,是因为这样的财富更有可能被社会的潜意识所承认与效仿,一旦以生存为目的的价值观被强化成了各自领域中理所当然的法则,我们所有的教育与人性改造的努力都失败了——人生在世为的就是简单的名利,而事实上维系我们社会的不是什么洋洋洒洒的大道理,说到底其实还是名利。
  当我们赤裸裸地看着目的论坚实地撞击着我们的社会时,我们可以正大光明地以“黑猫白猫”来简单地认识我们自己了,事实上在不说这样的话时,我们也是这样做的,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人类总是喜欢以运动来解决各种问题并在此之后却将之大肆诋毁,无论古今中外,我们都是这样做的,宗教界的相互打压,其目的绝不会是简单地为上帝安拉正名,工商界相互杀价,为的也不是消费者的客观利益,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博弈,更加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弱肉强食的法则充满兽性却被人们津津乐道,很少有人会在意文明的野蛮与野蛮的文明之间的关系,在殖民时代被机枪割倒的非洲土著们在百年后成为西方人的丰功伟绩的一部分,而历经动乱之苦的中国人,眼里也会瞬间没了伟大一词而更多地有了自己,在对待彼此文明的时候,谁也不比谁好多少,落后的虽然自卑却还是自大地想要证明着自己昔日的荣光,先进的虽然高傲却还是要假装谦卑地给予落后者象征性的帮助,而最实际的情况总是会反复出现:没好处的事情大家都不会轻易去做,这是生存的目的使然,根本与我们的理想世界没有一点关系。
  在我们实打实地了解了更深处的自己时,世界也不会变得更加通透明朗,相互对抗与竞争仍会继续下去,不安与不解也普遍存在,赤裸裸活着的人们根本不会认为自己的行为不端,严格遵循理想道统的人们也会继续向现实妥协而无视世故的自己存在着的那些缺点,当我们越发觉得越活越像动物时,我们越发觉得自己的快乐很浅显,当我们达到目中无人的境界时,生存的目的亦会赤裸裸地向世界证明自己的成功,这就是我们各自眼中的世界,承认虚假却无时无刻不在颂扬它的美好,因为我们总有取舍,为了各自的目的才这样去做,直到再无别的追求。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