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不那么美  

2014-09-25 14:46:08|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是个爱跑路的人,但却喜欢听别人讲述自己的旅游史,如果在聆听的时候还能配上些照片,我想,那应该是比较吸引人的吧,听别人的感受,幻想着自己的感受,接着观察别人的想法,得出自己的想法,这不算是个很好的习惯,但对于丰富自己的认知却非常有效,就比如听别人跳进冰冷的大洋时,你是绝对不可能将之与时下流行的冰桶挑战联系起来的,首先,时间持续的就不一样,其次,心情也不可能相同,即便像《荒野求生》中的贝爷主动找不痛快,为的也是尽快完成工作,欣赏的口径自然就有了伸缩,而将视听感觉凌驾在别人的冒险上时,我只能告诉自己:用不着太过奢望像这些人一样,如果换作自己,莫要说行万里路,一个不小心翻到沟里去就足以让你打道回府了,因为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首先要问你自己你是不是有这样的欲求?有些事是不是非得身体力行才能得到答案?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为什么人不去发掘那些属于自己能力范围附近的挑战呢?如果硬要像一些人跟风作模仿秀,即便上了珠峰环游了世界,所得的结果无非是解决有无的问题,那不是冒险,那仅仅是一种强制性的人生复制。
  别人眼中的美与自己所感受到的美往往是不一样的,对我而言,美的则是尽量去发现不美的部分,然而将之付于一笑之间,因为我相信,世界上的美从来都只能在你认为美的时候产生,除此之外,那些景物其实没有任何意义,试想一个失意落魄之人,即便到了人间天堂,心底里照旧是修罗地狱,登高即有向下跳的冲动,入水则有不冒头的想法,这样一来,别人眼中淋漓至极的美只不过是在为一幕悲剧作铺垫,但我以为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悲剧恰恰又是一种戏剧形式的美,去挖掘它,看看它是否肤浅,比如一个站在楼顶犹豫跳与不跳的轻生者,他背后所有的故事也许仅仅只有情场失恋,商场失意,而那些围观并怂恿轻生者的无聊人,只不过是一副再普通不过的背景,但如果这些元素像是中国菜那样由各种调味料叠加出来呢?普通的食材捧出了国宴级的菜品,关键不是跳的那一下,而是决定他跳的那些事,这就是一些看上去很普通的题材最终被拍成旷世经典的原因吧,比如爱情片,所谓的结果实际上一点都不重要,无非悲喜剧与无言以对,人们看重的只是那些新鲜并且有可能被模仿的桥段,逻辑到了最后都回归了最基本的因果论,前因后果一样简单,但当情节丰富到你不大容易注意到这个简单法则之后,美就产生了,因为人的审美总是喜欢由简单趋向复杂,即便是看上去简单的事物,那也只不过是经由复杂运作而堆砌出来的成品,比如同样是刀具,在明白它们的用途之后,人们会很快明白美在什么地方,品牌是方面,价格是一方面,功能是一方面,文化内涵是一方面,而最要紧的工艺,几乎可以复杂到编几部书,但普通人可以将之简单化到极致:这一把是一切东西就豁口的刀,那一把是经久耐用并锋利无比的刀,美从此诞生了,然而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却可以容忍那些不美的东西,这是人是有思考的动物,明白即便对美是有追求的,现实因素却是不得不考量的,于是就有了折衷的美,美丽的女生在收到漂亮的玫瑰时,会想到男生与花店讨价还价的场景吗?他们买下的花往往不是最好的,但在女生眼中,却宁愿忽略掉这些可以想像到的问题。
  回到旅游的问题,对于不爱玩的疾风而言,纵有美景千里,脚下却只有平地一块,如果站在荦确的山石上,苍翠但却枯燥的山林只是一种平淡的复制,我所见的是高低的落差与一些横贯其间的电线杆,这是一种妥协的风景,我笑了笑,就如课本里孔乙己吃茴香豆的咸亨酒店,现在再去,你就必须忍受那些价钱高得离谱并味道差得要命的食品,再有臭气哄哄的河上飘着懒懒的乌篷船,我真不知道泛舟其上的游人是否还有心思去吃那些高价买来的茶点,而在岸边,当地人却在黑油油的水中洗着衣服……我不知道游人有什么想法,但我知道他们肯定能拿出最得意的照片——那鲁迅老爷子笔下的世界,我可算是去过了——仅此而已?仅此而已!可见美是要迎合人的心理的,如果迎合不了,意即失去它所代表的价值,人们就不会再容忍那些缺点——那不就是一条臭水浜吗与一家黑店吗?
  世上从来就没有完美的事物,所以美与不美,无非是人在不同条件下所有的不同体会,渴望成功的,就算卖了肾也会去买苹果手机,渴望爱情的,就算倾尽所有也要赢得对方的欢心,渴望一饱口福的,才不会去管吃下去的是不是保护动物,渴望新奇的,别人的痛苦是自己的快乐,人们在迎合自己审美心理的时候,会不自主地过滤掉那些自认为多余的信息,偏见也由此形成,而对我来说,这种可以雷打不动的偏见,反而是形成人物特质的关键,由此你可以看到曹禺话剧中的老顽固,你可以在身边领教着别人顾影自怜,你也可以用无赖的精神去解释当今社会发展中的种种弊病,当然,谁也不敢在完美这个词上投下重注,就算那些古玩收藏家们将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宝贝拿出来把玩,还是要忍不住打听它们的价值与真伪,我们的世界,所见的不过是我们的能力所能理解的东西,那些所谓可以产生美的价值的事物,仅仅只是我们观念的载体罢了,同样是骨董,收藏家可以视若珍宝,农民则嫌它多余,只有放在金钱这杆称上,三教九流才会统一欣赏的口径,盛世骨董乱世金,说的就是不断变化着的对于美的认知。
  我已相当习惯去发现那些所谓不美的东西,尽管我可能极不喜欢这样的事物,但我觉得学会从这方面去理解美的价值,也许会比你从正面看待美要更加有意义,毕竟相对于美好的事物而言,不美的或是被我们忽略掉的事物也许才是我们这个世界最广泛的存在,它们可以是美的基础,可以是美的对立面,可以决定着我们的生存模式,可以为我们所认为的通常意义上的美所抛弃,可是它们的确是存在的,无论是行为还是具体形象,我们的判断永远基于我们的思维方式,在当游人于墙壁上刻下他们的大名时,我们习惯性地去用素质来作为讨论对象,而往往忽视他们对于美的认知是什么,我们看的是风景,他们看的是心情,也许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因此有人认为建设是快乐的,而更有人喜欢破坏的畅快,从根本上说,以什么样的角度或是方式来迎合我们的心理,才是美诞生的前提,当你冷静下来时,即便是过去你觉得很美的事物,现在看来也不过尔尔,不那么美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