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海蜇之味  

2015-11-04 15:23:11|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来很好笑,我也是活了很大时才知道海蜇是有毒的。

关于海蜇这种动物,大体上一度只是小学《自然》课本里飘荡在彩页中的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角色,因为这种不起眼,所以小朋友才不会去刻意了解它吧,尤其是生活在跟海洋八杆子打不到的内陆地区,关于海蜇的记忆大概只剩下节日里奇怪的凉盘了,一道葱拌海蜇丝或是海蜇头绝对能让人嚼得乐不可支,再有就是 无聊的时候将只剩的海蜇丝扔到铸铁炉子通红的炉圈上,看着它受热冒出一股蒸汽并迅速缩小,然后就成一小摊胶皮状物质被烧成了灰,这大概就是孩子世界中的海蜇了,首先,它肯定是一种食物,其次,它必须要有水才能成为食物,否则,它只是一块胶皮状的物质。

不论当年喜欢吃海蜇皮的还是现在热衷于海蜇头的,可以肯定,绝大部分应该是中国人,而中国人应该也是世界上少有的能够对付海蜇这种生物的民族了,当然,这也是我很久之后才知道的。海蜇由于天生的脆弱性,势必会生出一些特殊的攻击防卫机制,这其中,毒素则是最为划算并现实的选择,由海蜇刺丝注入对象之后,往往会令小型生物昏厥,大型生物逃跑,这也使得海蜇往往会因某个地区缺乏天敌而大量繁衍,就好比去年日本海附近海蜇大爆发使得当地海域的其它海洋生物减产,在海蜇消费量很低的地区,这种情况无疑是一种灾难,但当这种事发生在中国……嘿嘿,其结果是怎样应该是不言而喻的吧。

事实上,海蜇不被其它地区的人类当成食物,大概也是因为它身上的毒素,试想一下,一个渔民在海外捕捞作业时,一跳进海里就被海蜇的刺丝攻击了,弄得浑身刺痛难当甚至还有可能丧命(比如箱水母),即便再有口腹之欲,也会三思而行,就算将之捞进了自己的锅里,这家伙一不经烹煮二不经煎炸,最后死一张皮给你看,你能拿它如何?横竖看上去都不行,那就发扬生食主义精神吧,那么问题又来了,这玩意儿是有毒滴,你只要不怕嘴巴麻那你就豁出命来试试吧……海蜇之味 - storm356 -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所以,除中国之外的其它国家与地区,一般都对海蜇一类的水母敬而远之,当然了,一般来说,这些国家与民族就算不靠海蜇也能活得很滋润,大量的海产中,水母本来就像是我那可爱的小学课本里的点缀一样可有可无,如果你不去吃它,那它的存在感就只剩你在海滩游泳时冷不丁感到的剧痛吧。

然而,就如很多宣传方案里说的一样,中国人民自古以来就是勤劳智慧的,在海蜇这件事上,中国人可谓是将勤劳与智慧发扬到极致了。在其它国家与民族在看见海蜇束手无策只能将之视为海洋野蜂的时候,中国人却可以将之视为重要的食物来源,这一点不得不感叹中国人自古以来的艰辛,试想一下,如果中国真的有书上所说地大物博,还有多少必要去倾心开发种种奇异的食物来源呢?而随之而来的食物黑科技,也注定使得中国人在填饱肚皮时经历着一场场化学洗礼,比如油条豆腐皮蛋肴肉这样的寻常食物,无一不透着中国人在食物源匮乏时代的智慧与无奈,以至于必须要通过化学方法来处理与加工出更丰富的口感与味道,海蜇这种别人眼中的害虫,到了中国人眼里,也不得不收敛起咄咄的气势而变成餐桌上的美味,这其中,化学方法是必不可少的,而中国人处理生鲜海蜇的办法其实相当简单——明矾。

十二水合硫酸铝钾是明矾的正式化学名称,而中国的明矾的主产区则在浙江的温州,这样一种巧合似乎印证着中国人天然就成了海蜇克星的事实,中国人很早就发现明矾在对海蜇蜇咬伤的作用,也很自然地将之用于海蜇灭毒的生产作业中,简单地说,就是将捞取的海蜇堆叠起来,堆一层海蜇撒一层明矾,等其脱水到一定程度后干化保存,这基本就是复水前海蜇所经历的加工模式,多少年来,中国人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处理海蜇的,行之有效经济效益良好,当然,住在海边的人也有食用生鲜海蜇的习惯,总的来说就是铁锅炒食,但据说往往是几斤海蜇下锅,缩水就有七八成,这种食用办法本就看上去非常浪费,再加上如若去毒不完全,吃到嘴里的感觉肯定好不到哪去,所以总的来说,明矾处理海蜇并以复水凉拌法食用是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形成的饮食传统。

然而,时至今日,在中国人越来越关注食品健康的今天,我们又不得不重新审视诸如海蜇一类食品传统加工方法的弊病了,理由很简单,十二水合硫酸铝钾中,一个刺人眼睛的字是秀难让人回避的,那就是铝,而铝这个元素在关注食品安全的现代人眼中,似乎越来越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字眼,就如同当年无知的古罗马人竞相用铅杯喝葡萄酒而摄入铅元素一样,如果经常食用经明矾处理的海蜇,铝元素也会被人体过量吸收,并且比较恐怖的是,它们基本很难被排出体外,作为一种化学物质,明矾已被证实可以杀死脑细胞,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国家三令五申禁止明矾作为油条的起泡剂,因为在加热后,明矾的分子链断裂会使铝大量以游离形式出现,长期食用意即长期杀灭脑细胞,然后……然后你就老年痴呆了~~~海蜇之味 - storm356 -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虽然对于海蜇的食用比起油条而言要温和不少(少了高温过程),而对于海蜇的加工方法,国家已有相关的规定限制明矾的过量使用,然而一来规定之下总有漏网之鱼,二来口腹之欲总会使人管不住嘴巴,即便原本合乎安全标准的食品,一旦多食而摄入过量的铝元素,受伤的还是你自己。

那么,又会有人问了:为什么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吃明矾加工的海蜇,也没出现你所说的这么严重的后果呢?疾风只能给出这么一个解释——你看看古人的寿命是多少?在这样的寿命下,大概还轮不到老年痴呆发作,人已驾鹤西游了吧,所以,老年痴呆在古代并不是没有,但在其它更严重疾病的背景下,它的地位大概也就像是《自然》课本里四处飘荡的水母海蜇,在那些年代里,人们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活得更长一点而不是活得质量有多高,而当你终于意识到大家都能活得更长时,你才会关注自己的生活质量,毕竟老年痴呆这种病不是闹着玩的,它能让你失去许多生活的乐趣,甚至连自己都不能成为自己,如此一来,食品安全的内涵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更加细化了,而对于海蜇,我更愿意理解为一种人类为了生存而采取以毒攻毒的产物,虽然一度帮助人类获得了更多的营养,然而终究无法掩盖它固有的一些缺点与危险,在与时俱进的食品安全观里,各种传统食品添加剂与处理剂都被指出其隐患所在,比如福建广东加工鱼丸或肉丸用到的硼砂,西北拉面使用的传统蓬灰杂质超标,重金属元素在蛋白促凝过程中的滥用,硝在肉类加工中不恰当地运用等等,很多传统手段在科学的评判标准下都变得不再安全,那么,我们的传统味道是否还能延续呢?

这个问题其实也比较难回答,就如现在人们吃着新式发泡剂制成的油条,虽然再无铝的威胁,然而却很难让人找回当年的滋味了,不过说着这种感觉的人们,事实上也在创造着新的传统,我们的下一代或是下下一代人,他们嘴中的传统油条味道肯定不再是明矾油条的味了,他们认为这很正常也很传统,一样的好滋味,那么海蜇呢?至少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出海蜇加工能够脱离三矾加工的,这一方面是由于此法效率很高脱毒脱水很利索,另一方面也与我们凉拌的食用方式相关,在这一点上,我只能说世上无绝对的安全,只要我们控制住自己的嘴巴少吃一点或是偶尔吃一点,比如仍像原来一样逢年过节才开开荤,那么这样的铝摄入量还能在正常范围内,传统的味道自然也就合理地延续下去了,但如果我们实在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成天胡吃海喝,那对不起,还没等老年痴呆找上你,其它毛病已然纷至沓来,这,早已与传统的味道无关了。海蜇之味 - storm356 -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评论这张
 
阅读(9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