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说评书  

2015-03-19 15:04:10|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美的人生也无法抵挡岁月的磨蚀,再强的灵魂也无法凭空立于世上,作为一个生物学意义上的人,无论是遥望天际还是俯视苍生,都不过是匆匆过客,而留给这个世界的,无非是自己存在过的证据,而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他的声他的形他的思想以及所有这一切综合在一起形成的独特作品,则是生者足以认可的明证,而对评书演员来说,有那么一部作品能与他划上等号,其实也就不枉来世上一遭了。
  当评书大师袁阔成老师驾鹤西游之际,人们所能想到的有关他的第一件事是《三国演义》,第二件事还是《三国演义》,这的确是件看似奇怪却也不奇怪的事情,因为袁老师的成名虽不在《三国》,却以《三国》大彰其名,更重要的是,以他这样一批老评书艺人,的确也是赶上了极好的时代,若是早二十年或是晚二十年,不是文化作品管制严格就是文化作品选择面宽泛,而且以他们那样一个时代,所有的技术手段似乎正好能够契合评书艺术的推广,尤其是在广播的黄金岁月里,评书这种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艺术作品几乎是所有广播电台必备的节目,虽然后来电视的迅速普及使得受众分流,然而初期电视节目的匮乏,也使得评书艺术家们能够将自己的真实形象端端立于几尺荧屏之上,这样了来,反而使得评书艺术家们有了更加广泛的认知度,尽管这样的好时代只持续了不长的时间,然而经历过那个时代人,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评书带给自己的快乐与满足的,只要问问他们什么是袁版三国,什么是田版三侠五义,什么是单版三侠剑,什么是刘版岳飞传,相信大多都是能够对号入座的,不管现在影视文化先进到何等地步,提起这些经典作品,我相信人们的耳际还是会掠过一丝抑扬顿挫的声息,那是一种只属于那个时代的感觉吧,我想,人们也因此有了比较,大凡与这些感觉有抵触的影视新作,人们会毫不留情地挖苦嘲讽,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这的确有些先入为主的意思,然而我们却不能忽略这些评书作品里所承载的那些属于旧时代的某些元素,这些元素无论好坏,都足以成为构建中国人传统价值观的基石,而当这些东西被现代派的导演编剧以及演员们抽掉之后,我们就会觉得这些作品似乎的确是失掉了些什么,而这些失掉的东西,原来在我们看来似乎又是那样理所当然的。
  我毫不隐晦自己对于评书的看法:评书这种艺术手段脱胎于江湖游走的艺人们对于现实社会的艺术加工,在掺杂了当时主流价值观的成分后,因此主观的经验论往往是占据评书艺术作品的大部分的,比如武侠类的作品,往往是需要确立一个道德上几乎没有瑕疵的书胆人物,武功高低倒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一个好汉三个帮,事到临头好乘凉,这倒也的确符合旧时代跑江湖的风气的(新时代说到底似乎也是如此),虽则不断重复雷同的段子,带有浓重市井文化气息的评书倒也颇受底层民众的欢迎,而评书艺人们也习惯去迎合这样的情绪,于是说起那些有书可依的作品来,比如《三国》或是《隋唐》《说岳》之类的,也会频加私货,以至于怪力乱神掺杂其间,神仙鬼怪四下乱跑,听者则是恍惚兮如痴如醉,这种极度的自由创作倒也催生出民间的自由意识,尽管这种自由意识说到底还是被更宽泛的封建价值观束缚着的,然而人们从心里还是比较向往着这种思想可以自由来去的独立世界的,就我所知,那些文化程度不怎么高的北洋军阀或是民国军棍里就不乏评书的拥趸,甚至还有听评书找灵感打了胜仗的事情,从这方面说,评书对于传播传统文化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当然,这是在中国人文化水平普遍比较低的时代,听评书求的是过瘾,对于其内容到底有什么荒诞不经的地方倒也不怎么在意,因为在那样一个时代,更加荒诞的事情比比皆是,人活着就是件相当不易的事情,能从某种艺术形式中暂时获得心灵的放松本就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了。
  黄金时代的现代评书,其实是在传统评书的基础上作了相当的修改与割舍的,不过就算如此,我们从中还是能够听出相当的传统味道,这在讲述封建王朝更迭的作品中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比如《东汉演义》、《明英烈》这样的作品中,正反势力被刻意弄得泾渭分明,价值评判根本就不会以正史为依据,而仅以民间思智为基础去想像谁是谁非,这就使得这样一类作品传播历史知识的作用被削弱到极致,而传播封建道德价值观的作用达到了变态的地步,比如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内容,现在拿出来讲,新时代的听众一定会听得毛骨悚然,老一辈的听众倒是听得乐在其中,这种情况既是时代进步的产物,也是我们向某些传统价值观挥手告别的结果,但评书,尤其是传统评书,却是离不开这些东西的,在仁义礼智信贯穿其间时,它们才会显得有生命力,比如《吴汉杀妻斩经堂》这样的折子,如果被拍进电视剧,我想光电总局那帮审片的无论如何都是要拦驾的,然而这在封建王朝看来却是要极力弘扬的,因为在中国传统社会里,被极度扭曲的儒学思想中,忠君爱国是可以不讲人性的,因此我们可以听到许多雷同却很别扭的段子,这些段子也多是涉及到这些内容的,比如翻脸不认人是可以的,前提是你一定要挂着三纲五常的幌子,杀人越货也是可以的,前提是你一定要忠君爱国,于是反派的命不是命说完就完,正派的命总有奇遇死了死不了,于是反派注定要失败,正派注定会成功,这种非黑即白的逻辑在西方人眼中很可能会显得可笑,然而却是支撑中华文明走过千年还不倒的原因,当你说它愚不可及时,中国文化中的那些悲情元素就会扑面而来,《岳飞传》、《杨家将》、《西楚霸王》乃至《三国演义》都在向你证明这种被现代文明嘲讽的愚忠以及滥俗是怎样纠缠着中国人的灵魂并成为中国人精神世界不可缺的一部分,同时也充分证明了中国人在接受这些信息时的那种认同与忍耐力,我时时在想,中国文化之所以强韧如斯,大概就是在这样自我创造的对错世界中反复徘徊的结果,这就好比坚韧的刀剑,当软硬材质被折叠锻打之后,无论二者单独看上去有怎样的缺点,在充分混杂在一起后反而变得具有更强的适应性与能力了,这种经验主义虽然最后发展成了科学,然而在最初,却应该是具有现实的效用的,作为后来者,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先进而去嘲笑先人的落后,尤其是在思想上,彼时的人们未必就比我们愚蠢,只是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选择了不一样的活法。
  不可否认的是,评书由于过多地承袭了相当的封建时代的内容,同时又难以从旧时的辉煌摆脱出来,因此在价值观与科技手段发生了巨大变化的现代社会,评书注定会走向一条孤寂的道路,虽然听众依然大有人在,然而随着中国社会总体教育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追求更有质量的艺术形式,在这种局面下,特别是有关历史类的评书,越发显得难有说服力,比袁阔成在说《薛刚反唐》时,一开始就不停地表示“那也就是这么一说”,言下之意就是娱乐而已,不必当真,可在旧时代,不读书的广大黑首黔民们则会将说书人口中的历史当成真事的,他们的生存苟活乃至造反莫不以此为据,而王朝时代的统治者也会想方设法利用说书人为自己涂脂抹粉,因此从留存下来的某些传统评书里我们也就可以听到那些明显与史不合的情节,更不消说被完全抹除的东西了,对于后世的我们而言,这些东西可能更有思索的价值,同时这也是我们听传统评书时该有的思想准备,利用自己的知识储备对其作一下甄别,找出艺人们这样说的用意以及历史原因,理解平民阶层与上层贵族们创造假历史的利益契合点,这对我们理解中国的社会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
  时至今日,当黄金时代的评书老艺术家们渐老渐衰乃至渐去时,我们一面不得不为这种传统艺术形式渐趋没落感到惋惜,另一面却也必须为这个依靠口耳相传的艺术形式的升级换代尽心竭力,因为历史的局限,评书不可能如阳春白雪般高不可攀,因此它必须通俗,必须顺应教育水平低下的国民素质的要求才有生命力,而当这个受众群体的文化水平开始大幅提高时,评书就必须要主动求变了,在众多的评书老艺术家中,单田芳先生大概是走在最前面的,他的作品涵盖了古今中外,虽然从艺术表现手法上无法有根本性的突破,却也在内容创新上令人刮目相看,只是与其相比,评书新人们的作品始终让人觉得无法接过老艺术家们的重担,又或者说,在这个时代,人们已经开始寻求一种完全不同于评书而实质与评书具有相同作用的艺术形式,比如广播剧或是脱口秀,又或者是百家讲坛里那些大师们的传经论道,在这些被称作“新时代的说书人”的滔滔不绝的声音中,传统评书的脚步越发迟缓,它就像是个年迈的老者,尽管想要继续向前,却难奈本身的体质渐趋虚弱,也许在很多年以后,我们仍能听到被充分数字化的传统评书作品,也不乏热情的模仿者,但这个时代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它注定会成为一个历史标本,值得我们尊敬,但却也只能默默看着这个时代的背影渐行渐远。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