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记忆的黑洞  

2015-08-26 14:53:26|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一个人可以完全将往事清晰地呈现在眼前,并将这种状态持续一辈子,我估计那绝对不是一件温馨的事情,相反,有时这样的记忆还有些可怕,因为人是需要去模糊一些往事的,模糊的目的要么是美好的变得更美好,而丑恶变得更丑恶,这样的记忆在我们看来才是有意义的,而一旦太过清晰,人们将无从去芜存精,这多少有些信息爆炸的无奈,却也是信息时代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窘境。
  对于记忆为何物的回答,将直接决定我们的历史观,比如对于一个人的美好回忆,如果仅仅停留在某种感觉上,那么他/她在你的头脑中势必会被不断整形,无论是英雄还是恋人,我们不借助具体媒介,恐怕最终就得到这样的一种印象:在你承认这种固有认识时,他们的形象会趋于完美,而当你不承认时,他们的形象则会越来越具体化为种种瑕疵直至彻底毁损,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以至于科学工作者在进行记忆研究时,不时会向人的固化思维发起挑战,在以种种手段消磨人对习惯性思维的认知后,实验对象就会开始不断怀疑自身的存在以及记忆的真实性,这的确很让人就对错的概念感到困惑,因为记忆是连续并不那么精确的,所以在实验的最后,人的认知就形成了另一种惯于质疑的状态,哪怕是看上去天经地义的一些事情,被实验对象也会不由自主地这样去做,到了最后就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抵触,完全进入了水火不侵油盐不进的自我世界。
  科学上的实验之于现实的世界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呢?在特定实验中,你可以质疑对面会做数学题的猩猩也许根本就是研究员装扮出来的,然而在真正的人类社会中,你会以同样的情绪去怀疑某些客观存在吗?事实上,有这样疑问的人是相当在意自己的认知以及记忆的,他们也很在意现代社会里被发明出的一个新型词汇——洗脑,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好笑的局面,一方面,质疑者总是习惯站在自己所认为的正确的价值观上来指责异见者,而另一方面,质疑者丝毫不怀疑这个词汇的单向的适用范围,因为他们总是认为别人是错的是受害者,而自己是对的是道义上的胜利者,在这样的认知环境下,双方所能决定最终优胜归属的,实际上已超越了纯粹的理论与哲学辨析,实际情况则是,谁的物质供给能力更强,谁的发言则会更有份量,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印象化人类的记忆所固有的缺陷。
  在貌似越来越像黑洞一样的记忆世界里,一个人是站在通往理想世界彩虹桥的左边还是右边,事实上是不重要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一种极不清晰的感觉,在找寻到开端之际,人会不自觉地给自己设置一些记忆的节点,这是与身俱来的一种类似于结绳记事的本能,在亢奋与消沉的最极端处,人会不自主地标记自己的路径,我觉得这可能更倾向于一种类似伤痕的作用,你的记忆最终会作为一种伤而痊愈,新长出来的组织则是对于这个经历的总结,尽管从化学上可以解释这个过程,然而直到现在,人们对于这样的记忆还不是有十分的把握,至少从个体上讲,一个人的大脑换到另一个人的头颅之内,虽然不会改变化学反应的模式,但实现的技术手段却是非常难以描摹的,好在我们在描述这样的情况时还可以用到大数据下的方法,可以回避太过复杂精密的医学而用社会学来解读人群记忆的特征,这就好比分形几何学所阐述的原理一样,在某种程度上,大与小在同一系统中其实是有相似形的,血管系统是这样,人的思维与记忆也很类似于这样的情况。
  在宏观上,记忆往往表现为人群对于历史的认知,如果固定为两个国家或是两种势力范围之间的认知,那么我们就可以找到个体与群体记忆相类似的地方了,比如中日关系与中美关系在对于历史的认知问题上,都呈现出极大的不同,在精确化与模糊化方面,各方都会以不同的利益出发点而持有不同的态度,比如日本对于二战战败的记忆,是会因为不断的“终战”概念的灌输而模糊化,结果是其反而会强调自己是受害者而忘记自己是加害方的史实,美国也会因为战后利益模糊战争的对错概念,越来越强调对于盟友的利用与控制,以至于其对历史的态度是可用可抛的,而日美对面的中国,却一度与其有着相似的认知,作为战争受害者的中国,曾经是主动要求自己模糊化历史的,并且以为这样做则可以减轻痛苦而获得更多的尊重,然而在利益因此受损时,才开始强调史实的重要,这是个立场的问题,这个立场是完全为自己服务的,从本质上说,在国家的概念之下,中美日三国在记忆的取舍上都有其现实的利益考量,谁在说谎装蒜虽是不难分辨,但那种根深蒂固的记忆惯性却是谁也不肯承认的,但相对而言,在有关记忆的利益层面上,中国舍的太多,取的太少。
  以日本对于二战的态度来看,无论其在国家层面或是国民层面,我都感觉其是在处心积虑地做着一项庞大的记忆实验,不管是修改教科书还是通过各种手段模糊历史,其结果是中国人不愿看到的,尤其是当日本国民振振有辞地当着中国人的面说着与中国人印象中完全不一样的记忆时,我会感觉坐在我对面的日本人应该是个猩猩装扮的,而中国人在相当多日本人的心目中亦是同样的角色,这使得中国在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举办隆重的仪式来纪念中国人心目中非常沉重的历史时,日本人却在反复强调自己实核武器双爆的受害者地位,而事情的缘由则无从提起,也许这个世界到底还是弱肉强食吧,在日本人被大规模洗脑成功的今天,他们所记忆中的二战仅仅是一场自己没能胜利的战争而已,什么勃兰特下跪于他们而言是荒诞不经的笑话,因为德国是说自己投降了,而日本人自始至终只说是终战了,一个说终战的民族是高尚的么,生抠这个字眼,下跪则是不应该的下贱行为了。
  从小的历史局部看中日美三国关系,有时你会觉得自己真的进入了记忆的黑洞,所有分歧都会被这个黑洞所吞噬,不见一点亮光放射出来,你所能见的仅仅是个叫作利益的东西,从中国本身而言,实际上是这三国中放弃利益最多的,无论是战争赔款还是战后援助,中国大多数时间都是想用自己的牺牲来赢得对方的同情与理解,然而在现实的世界里,道德感往往是最不为人所尊重的东西,一旦对方以你为敌以你为障碍,那么你就看着那些原本还算清晰的历史被无情地拽向黑洞深处撕个粉碎吧,而当中国有勇气堂堂正正讲真话说实话来重塑这段记忆时,亦有相当数量的国家与民族冷漠地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在他们而言,中国因为长年的屈辱与战乱所牺牲的人命完全没有价值,中国被敌的侵略并损失大量的物质财富完全是活该,而整个二战,中国战场几乎就是可有可无,以至于站在他们的角度来写二战,中国长达十四年的抗战史连他们的几页纸都凑不满,这就是现实中记忆的黑洞,当我们不想再放弃自己的利益时,这个世界开始疯狂了,因为他们一直以为中国就是这样好欺负,这是个有些颠覆的事情呢。
  九月三日,中国的抗战阅兵式,我们再见。
  属于我们的记忆,属于中国的利益,我们不会轻言放弃。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