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遥远的欲望  

2015-08-05 15:38:54|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还在犹豫如何界定戕害一词的使用范围时,一种类似于诅咒的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这就好比一个钓鱼的人反被鱼拽进了水里,对于人的欲望与执念,所谓的不幸大概就是这样吧,先想着如何实现,然后被实现了的欲望所击垮。
  时间不长但也不短,国人已经习惯了听到老虎被打以及被打之前老虎如何嚣张跋扈的事迹,说来说去,其实不管大老虎也好,小苍蝇也罢,活在一个生态系统里的他们,所做所为实际上也逃不出一定的规律——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地向上爬——想尽办法不择手段地向下捞——欲壑难填——被打被抓。
  简单吗?
  很简单啊……
  如果有如此简单的事,我想只要把它们写成新《三言二拍》一类的惊奇小说下发给新权新贵们,大概也就会化繁为简,达到治病救人防微杜渐的功效吧,可是在一个由欲望所控制的人的社会里,有些简单的构想就是不简单的幻想,你会发现如何平衡人的心理心态是个很要命的课题,无论是上达天听还是下至赤贫,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是没有欲望的,可以说,只要有欲望的存在,人就不可能活得简单,于是人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可能不时常去苟且妥协,哪怕是英雄也是如此,无论由平凡人还是书中的精英所创造的世界,每个人都无法绕开自己或是别人强加的欲望,从小到大,从低到高,欲望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所扮演的角色,有时可以用神圣来形容,有时则完全可以用无耻来涵盖,而在人类的历史上,欲望的存在与升级大概也是人类得以进化的先决条件,在无关好坏的评价里,使用棒子揍同类以取得主导权的猿人们,实际上时刻有着将恐惧强加给对方而取得领导地位的欲望,而被征服的同类们,也会暂时潜藏起霸道的雄心以待翻身的时机,在双方磨刀霍霍与血肉横飞之际,人类的文明时代便开始了。
  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会发现那些与我们生活大多不是那么相干的大老虎们,即便时刻被一双双惊奇的眼盯着,直到由于数量太多而使我们患上了审丑疲劳症,进而令我们很识趣地醒悟过来:他们的生活与我们的生活,其实还是相当远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还会那样生气呢?有时还会生出莫名的仇恨来,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一旦听到贪腐数亿还不至死刑的,人们便会鼓噪不已,大言这个世道不可救药,天下的乌鸦却也怎么也白不起来了。然而这真与你有更大的关系吗?就像西方人看待自己的社会时,时不时也以极其辛辣的言语来调侃自己所选择的代言人,而当他们发现各种软性腐败时,除了种种抗议的活动之外,其心态倒也与时下相当一部分国人完全一致,尤其是上位以代之的冲动,在种种不切实际的口号里体现得最为充分,然而这真的有效吗?当一个人想用这些方式来拉近原本以为的遥远的事物的距离时,起关键作用的往往不是理智,而是彻头彻尾的欲望,而这种欲望,就像之前我所说的类人猿,最后在自我评价里往往是模糊了善恶边界的。
  以吃喝嫖赌为腐败表象的现实世界里,能够沦为人群谈资的东西似乎并不是那样丰富,这也是个很让人好奇的问题——为何时过境迁,人类在高度进化到目前这个自以为非常骄傲的时代里,所想到的欲望实现模式还是这样低俗不堪呢?在所有能够决定社会主导权的道具中,权与钱则是最为直接的,这让人不禁又立即想起举着木棒的猿人,那些表示顺从的,则会将最好的果实摆在孔武有力的领导者手里,这是最原始的感观世界所展现出的图景,却也是当前世界真实存在的万象之源,无论内容有怎样的变换,那些被称作堕落的低级趣味却有着最为牢固的生存土壤,没错,我们从来都是真实的生物,是生物就不会否认自己的原始性与原始欲望,这种欲望不仅仅是那些官们,同样的,在我们这些平民身上也从来不乏它们的存在。
  无论你分得清好坏还是分不清状况,人的不完美性在其欲望方面体现得相当充分,对于那些埋于黄土中的故人们,就其所在的领域,也许在多年后有人为其盖棺定论作相当程度的阉割,或为大善或为大奸,又过了些时日,却也能好的变坏坏的变好,谓之以人性使然,在这样模糊的处理过后,英雄不再是英雄,狗熊却也能高尚与光荣起来,这就是欲望的世界,其实他们早就死了,好坏与否的判断是为今人所服务的,而服务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满足我们的欲望,当权的想为自己涂脂抹粉,有钱的想为自己找条后路,而大多数看热闹的平头百姓,则会时不时做起上位代之的美梦,在很容易充斥着阿Q精神的人群里,少不得看着达官显贵吃喝嫖赌时的眼红,也少不得咬牙切齿后的恶言相加,你说这样的欲望遥远吗?一点也不远!它近得如此真实也如此可怕,但这就是欲望的真相,哪怕你表现出十足的厌恶,你还是得反思一下这种厌恶何尝不是相似欲望无法得以实现后的反应呢?
  人的欲望建立在最基本的生存本能之上并进而扩展成为人自我实现的各种冲动,然而当我们回溯各自短暂的人生时,你却又不难发现大多数人实际上更在乎低层次的循环,尤其是各种感官欲望,在鸡犬升天最后又跌落云端的那些官里面,你绝对能够找到足够相同的内容,比如吃喝,比如通奸,比如收受各种贿赂,为了达成圈子里的生物链,他们的身份往往往又可以互换,为晋升所采用的手段也与之前差不了多少,这是个低级循环到非常可笑的现象,收了钱多到要发霉还不敢花,通奸到私生子一大群颇感头痛,操控权力游戏卖官鬻爵的,则时不时为自己的安全揪心不已,那些拥有百十来套房产的,则成天实践着狡兔三窟的理论却也怕人举报而成天口若悬河几个代表,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别人代表了。
  这是个极度亢奋又叫人没有安全感的时代,在你看着那些高高在上的官们一不小心得了抑郁症并习惯性失足跌落高楼或是一根绳子悬梁自尽的时候,除了骂声活该之外,也许还会想起古圣先贤那些多少带着童话色彩的历史来,不管是被粗加工还是精加工,人的心理往往会在此时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不仅是中国,到了国外也一样,也许这就是一种欲望,一种原始的,不分种族国籍的东西,关于公平与正义的概念,往往出自于此,即便在相同的位置上,你会干得更坏
,但你绝对不会再提你在上位前所发的那些豪言壮语与各种保证,角色转换了,欲望得以实现了,你会轻易挣脱出来吗?
  当我思考更高级的欲望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恰逢少林方丈释永信被人举报,在此我也不愿细究其底,毕竟当我们以为某种遥远会在某种特定环境里被固化下来时,那些貌似有信仰的,却也时常以种种言行奋力冲破世俗的束缚,的确,这是个欲望横行的时代,没有点变化又怎称得上信仰?关于欲望是否遥远的话题,实际上始于斯终于斯,这终究是一个人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