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触摸未来  

2015-10-28 14:34:59|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绝大多数的作家都只能活在过去。
  但文学,只是缅怀过去的媒介吗?如果是这样,思想还有什么动力向前迈进呢?
  我站在断崖上,看见的是另一边同样的断崖,后面的人向前涌来,一不小心你就会被他们挤下去,而下面则是无边的思絮之海,你认为这是正常的,是因为,你已经被挤下去了。
  我努力让自己能够度过这漫长的沟壑,但这就像特斯拉线圈交汇的流火电花一样,距离越远则使用的能量越高,而对于一个人的人生而言,则是代价的升级,在这期间,你要刻意地去容忍去观察去思索继往开来的线段中是否有什么共性,并且,一旦出错,结果又会是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去触摸未来,的确是需要坚毅的勇气与出众的智慧的,而我,却是一个不怎么自信的人,即便自己是对的,却还是沉默地看着同样丑陋的画面而不作更正,这其中,大概源自于乐天知命的心态更多一些,而余下的激情则仅是对过往的偏执一再的否定,这样追求中庸离平庸固然距离很近,却是对于现实厚道客观的评价,因为不如此,你离真实的未来就很远,展现在你脑海中的未来就会呈现出种种怪诞的画面,在那个世界里,科学怪客以及各种恐怖主义大行其道,成为科幻小说以及影视剧甚为熟稔的桥段,对于拼命挤向未知领域的人们而言,这样的未来显然不理想,因为大英雄往往意味着大反派,两者维持的平衡将会是代价高昂的,人的性命与幸福在这种时代里将会变得脆弱不堪,于现世的我们看来,如果这不是电影或是文字,那么就只能是噩梦了。
  不管我们怎样表现出对于未来的向往之情,但事实情况在于,我们的思想中对未来的恐惧远多过那些美好的希冀,这固然是我们的审美方式中对于戏剧性表现的渴望,但生存的本能注定我们是偏向于未雨绸缪的物种,如果你仔细看看近现代的科幻文学,就会发现这样一种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描绘人类重大危机与恐怖未来的作品占大多数,即便它们想方设法给你一种美好的大团圆结局,然而令你高呼刺激的剧情与未来科技的震撼性演示才是重点,这样的审美情节其实只是变相地宣泄人的天然好奇心与兽性,因为你看到的那些人,无论是自然人还是机器人,无论是生物还是电子信号,他们的死只是数字与现象,对于现在的你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即使地球被二向箔变成二维,你还是乐呵呵地憧憬着你心目中的未来,那个可能有苹果X或是超级个人电脑的未来,可以说,危机感通常并不属于未来文艺的消费群体,这个群体大多希望把未来看成是提前透支的现代社会的极端演绎,在那种状态下,变态与阴谋论都是可接受的,因为它们并没有对现在的我们造成困扰,不正常的描述与夸张都是艺术所需要的,所以虚构的未来往往就是不正常的,否则它就失去的感染力。
  未来是人类的未来,所以终究无法脱离现在的人类对于社会的思考,而事实上,几千年前的人类也同样是这样思考着的,然而时过境迁,我们会突然发现这样的思考也许毫无意义,因为即便你想得再彻底,作出了很多看上去不错的防范性措施,最终实施起来也会突然变了样,比如现在仍然吟唱着三千年前书就的《薄伽梵歌》的印度人,难道不应该将自己的现在看成是一个美好构想经历过三千年之后的产物吗?一种思辩的精神,一种客观的批判,一种对于和平与宽容的追求,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洗礼后,也仅仅只能是印度人口中的经文与执着的迷信,我从不见他们在对于邻国的打压与土地的豪夺时有什么愧疚,在暴力镇压与劫掠时,他们是否想起歌中那些华美深邃的词句呢?但凡有一点自知之明,他们也会为自己的行径脸红不已,然而,在古印度人作《薄伽梵歌》后的三千年,印度社会并没有因此变得亲和而高尚,甚至,那些原本作歌的高贵种族,却早已极有可能因为战败而沦为世代相继的贱民,这种未来是怎样的滑稽呢?如果按照《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导演的描述来总结这个怪诞的文化结局,那就是:这实在是个到处都有故事的地方。
  时至今日的中国,终于有了一点点触摸自己未来的勇气,因为有过那么一段悲惨与穷困的时期,中国人的现实主义精神一度变得坚不可摧,也因为这样,中国才有可能赶上时代与世界的步伐,不过当中国人突然发现自己能够与这个世界平行而进时,自己的物质实力开始允许自己作一些看上去不切实际的幻想时,关于中国人的未来之门便徐徐打开了,这无所谓竞争还是阴谋论,而是关于中国人如何自己学会架构起自己的世界的尝试,在这个环境中,我们将之称为”创新“,而事实上,这种创新一度是被我们自己压制住的东西,因为以中国人的天性而言,一般是不会对不稳定的社会抱有很强烈的追求情绪,除非想趁乱世出人头地的野心家,大多数的中国人希望高度的稳定与太平,在这样的环境里,实用主义在大多数时间里占据上风,这也使得中国人的思想并不太适合造就中国的创新文化,这就需要一定程度上的改造,而凑巧的是,现代中国的思想体系直接源自于西方的哲学体系,甚至可以说是西方唯物主义的集大成者,与之对比,与中国隔岸相望的台湾或是一水之隔的香港却没有如此的大动干戈,这在表面上看,似他们拥有更多传统的留守,但事实上,他们的思想圈里有关中国传统文化的痼疾却一直未能除去,广泛的偏执随处可见,甚至到了最后可以绑架道德与法律,使得远在大陆的我们越看越像是科幻文艺中的场景,可是就算这样,他们对于社会体系的破坏远超过对于社会体系的建设,不仅效率低下而且一盘散沙,这算是对于某种社会理想的解读吗?如果说这样算是触摸到了未来,那么也仅是就地域而言的困境。
  在我想着如何结束这篇文章的时候,台湾岛上的民众正在亢奋地议论着选战的混乱与某党的涣散,也许这仅是对一个选择的品评吧,上溯几十年,那时人们的未来又会是什么样呢?在某些人大叫着推倒蒋某人塑像的时候,有鼓掌喝彩的,也有愤怒相讥的,几十年后的未来,在那些垂垂老矣的人中,是否会抱有我们现在看科幻文艺作品时的好心情呢?正所谓事不关起高高挂起,高高挂起己不劳心。可是处于一个焦躁的困局中,未来却是不能如此袖手旁观的。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