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过冬的木瓜树  

2016-01-12 21:24:43|  分类: 小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喜欢养些不合时宜的植物,比如木瓜,我在前年春天将剥出来的种子拌在花盘的土里,结果当年倒是发出了不少小木瓜,大概是时间太过紧迫了,这些小木瓜在当年全军覆没,最大的也没超过十五公分,而我也没太当回事,心想这可能就是水土不服的结果吧,可是去年春天,还是有一颗顽强的种子发了芽,拜这盆土原来就有些养料,不知不觉地,这株木瓜居然在夏天里尽情向上窜出了一大截,直看得我目瞪口呆,只是,不管它如何向我证明自己的不屈,冬天还是如约而至。
  根据我在网上查到的有关木瓜的信息,这种植物大约只能活在零上五度的世界里,我掐着手指算着数九寒天剩下的日子,再看看那盘将近一米二的木瓜,心里盘算着各种极端的情况,比如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会将早已搬进房内的它彻底摧垮,比如连续不断的阴雨,会让气温一直不那么舒服地停留在危险的边缘,不需别人怎么折腾,它也会郁闷到死去活来,再比如那些奇怪的病虫灾害,只要在它叶子上搞点花样,光杆司令就会立即出现在我面前……唔……这个不是个好结果,我心里想到此处,不由地瞅瞅墙角的蟑螂喷雾剂——这玩意儿可靠吗?好像也没什么用,而那些网上吹得很厉害的虫药,也有可能直接将它送上西天,那么,就让它安安静静待着吧。过冬的木瓜树 - storm356 -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与其说是静观其变,其实也只是面对自然规律的无奈,不合时宜的生物,活在不属于自己的环境里,总是会觉得尴尬与苦恼的吧,更南边一些的地界,木瓜这样的亚热带热带水果自然是会活得风生水起,但上海偏偏是顶着南方名头,却在冬天能够冻死狗的怪地方,不仅是植物,更主要的还是人,尤其是北方人,一来上海便如入魔窟般一般胆颤,这其中,冬天所发挥的威力绝对不可或缺,事实上上海的冬天在温度计上并没有传言的那样可怕,一般都是零度以上,偶尔发发飙,也不过冻一层薄冰而已,可就是这样不上不下的冷,使得上海这样的南方城市不可能像大批北方城市一样使用集体供暖的模式,固然这其中有城市规划的历史原因,然而现实中南方人由精明而转化成的坚忍也是重要缘由:不就是冷那么几天么?犯得上成天嗷嗷叫吗?就算叫又有什么用呢?于是在上海这样的南方城市中,过去曾有着大量的家庭在冬天靠汤婆子与小暖炉这样的物件觅得一丝温暖,而现在由是飞转的电表,独门独户的取暖方式,到了现代社会似乎也没什么太大变化,这几天倒是听说某些新建的小区采用了集体供暖的模式,可相应而来的费用分摊又成了大家交头接耳的大问题,是啊,就那么几天冷,却要将之变成自己甩不掉的固定成本,这种费效比,怎么看也有些过分吧。过冬的木瓜树 - storm356 -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对我而言,依然还过着独门独户熬三九的日子,我倒是不怎么怕冷,甚至还有些喜欢这种寒冷,毕竟也是经历过零下二十多度严寒的人啊,再有当年在北方也绝对没有现在北方人那样娇气的生活,为了省点煤,学校里的暖气也绝对会让你暖和不到哪里去,时不时还得向外跑,踩着嘎吱吱的雪去河边凿冰洗拖把,穿着大头鞋每天还要被老师逼着跑一千五,那时的我,似乎永远也摆脱不了脚上的冻疮与耳朵上的脓水,脸被冻成苹果一样的红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就是这样的冻,使得我对南方的冬天反而就不屑一顾了,尽管我的基因里满是南方的片断。
  或许,我又仔细瞧了瞧那株已有蔫巴叶子的木瓜树,或许不一样的经历会让它拥有一些与众不同的物质也说不定,比起那些活在植物园热带馆里的同伴,一旦挺过适当的寒冷,明年它也许会活得更加滋润,因为我也是这样啊,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心里说,不合时宜是说给别人听的,最终的活法还是要靠自己,我家没有温室,我也从未活在温室里,可我也照样倔强地活着啊,而当我试图将这份坚强的情绪传达给这棵木瓜时,上海的冬天已进入最绵长的一段灰暗里,雨水将地面变得湿漉漉的,掉霰子的时候应该也不会远了吧,但这分冷绝对不会让人对在马路上溜冰与互扔雪球抱有更多期待,它就是这样与人们的心理预期僵持着,事实上不好也不坏,不适应它的面色惨然,适应它的则一副镇定自若的神情,连带着整个城市也处于一种纷乱却安然的境界,这的确是这个地区与时节该有的图景,在这种阴冷面前,本土生人与外地生人抱怨的方向很可能是不同的,但你也真的不会那么容易暖和起来。过冬的木瓜树 - storm356 -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我希望这棵意外来到人间又意外来到我家的木瓜树能够活出自己的精彩来,虽然我并不对此抱有更大的信心,但我还是希望它坚强地活着,不合时宜这个词并不都是悲剧,就如它那些在初冬时就无奈跌落的花骨朵,已经用自己的牺牲表达了对冬季的抗议,这当然是对困难的前途所作的必要的准备,从这个角度看,就算是植物,也一样是有着自己的智慧的。
  评论这张
 
阅读(13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