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疾风356的个人主页

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比份究竟有多大?

 
 
 

日志

 
 

暴力少年  

2016-12-14 15:39:50|  分类: 小小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于人类的天性,艺术家们早就作过种种精彩的演绎,无论是冗长的古典小说,着重现实还原的纪实描摹,还是放眼未来的科学幻想,我们总能找到人类暴力的影子,这或许是艺术需要冲突对抗情节造成的,也或许是读者从心底里需要澎湃波涛来促进内分泌,进而亢奋地满足自己种种心理需要,到了最后,我们所能看到的,事实上是我们心里所渴望看到的精彩,而这种精彩,无一例外都有着或重或轻的暴力因子,而这,事实上是成就人类文明演进的前提。
  人生来就是要以暴力对抗些什么的,这是动物天然属性所造成的既定事实,在种种偶然因素与个体努力之下,一颗受精卵才会形成,在生命的律动中,无论是谁,都无法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只要是生存,就不可能保持绝对的清规戒律,不去对抗,不去竞争,那就只有等死吧,而在度过最初原始竞争后,人类才终于知道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群体对于自身进化的意义所在,于是,社会的观念开始形成,民族与国家也开始有了存在价值,这,其实可以理解为个体价值观与群体价值观的互动,是一种高级的生物群体构型所必需的活动,但这种活动必然存在着暴力的因子,由于控制与反控制,群体绑架与个体挣扎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矛盾,暴力也就产生了。
  之所以我会花以上文字来说明暴力产生的缘由,是因为以传统的和谐观来阐述暴力实际上是力不从心的,甚至从一定角度上说,这种杂以种种天真愿望的表述实际上是很有些虚伪的,因为一旦从这样的角度去看问题,你往往只能看到一团迷雾,迷雾之中是各种丛生的问题,这样一来你会发现,在这样的思维模式下,问题往往并没有得到解决,它们只是被重重迷雾所掩盖,藉由生物链理论的教条,我可以将之表述为群体中的控制链,而处于控制链顶端的,无论是机构还是个体,总会从这被重重掩盖的迷雾中捡出对自己有利的元素放在你面前,当问题看上去是解决了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将之丢回到迷雾中去,不可否认的是,这其实是一种高明的生存智慧,就如同古时边将杀良冒功一样,取得形式上的业绩远比将边患连根拔起更有利可图。
  在这些天里,关于校园欺凌的讨论从未停止过,但无一例外地,人们都将问题甩给了学校与社会,就如同我之前所说的迷雾一样,这其实只是一种制造混沌并且想逃避责任的做法,而关于暴力从何而来,秩序如何建立的问题,人们往往只会从思维中迅速过滤掉,因为这是最为经济的思维方式,因为细究根本,暴力是人类先天就存在的产物,自人类先民开始用石头木棍制造武器时,他们就从来不曾想着要用它们来与野兽谈判,也从不期望其它生物主动将肉体奉献给自己食用,无论主动还是被动,在生命的律歌中,人类需要用暴力来解决起码的生存问题,而当这种暴力上升为高级模式后,你可以将之理解为为达目的而采取的有利于己身的行为,比如操纵经济与文化,比如国家层面的多方位竞争,这些都必带有暴力的因子,而处于人生成长阶段的少年儿童,往往只能在低层次上去理解这种暴力竞争行为,由于群体与个人间的利益纠葛只能在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内展现出来,一旦失控,就不仅仅是对比考试得了多少分那么简单,在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欺凌就产生了,在这个过程中,不管是施虐方还是受虐方,实际上都无法摆脱学校这个相对封闭的环境,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受控,这种情况就会不断产生,就如同非洲原始草原上的动物那样,少年儿童往往只是想要在这样的过程中制造快感,而忽视成熟社会中的群体制衡,于是类似于返祖现象的野蛮行为就会呈现在我们面前,在事情发生之后,无论怎样的语言都无法削减其残忍性,而这,也是处于另一个成长阶段的人们所不耻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对学校存在的某些问题不能释怀,比如不断的竞争所导致的青少年心理扭曲,为追逐利益而逐渐沦丧的师道尊严,加之家长与之越来越深的信任危机,都使得矛盾一旦产生就极难消除,而校园欺凌这个其实在全世界都存在的问题,在这些原本就有的缺陷中被妖魔化,所受伤的注定还是那些孩子,多少年之后,我早已不是那个在学校里心情沉重的孩子了,有关校园冷暴力与热暴力的记忆也渐渐开始有些淡了,那一代人,所走过的路想必也是大同小异的,这无关学习成绩好坏,无处不在的暴力因子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但我们在大多数时候将之看成是成长中所必要的条件,实事求是地讲,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外国,由于校园软硬暴力而承受不了压力引发的恶性事件每天都在发生,被殴打被欺负其实只是开始,到了最后,你会看到有人离家出走,有人上吊或是跳楼,惨况不一而足,不是流血就是死亡,也因为这样的事情有增多的趋势,人们才会去关注,我记得当年的中国是没有校园欺凌这个词的,如果当年有人说起这个词,很多人大多会说:你给我等着,有一天我会削死你!再有的,就是家长找到学校反映问题,神奇的是,在那个时代,这样的问题往往就不了了之了,而在现在,校园欺凌俨然成为了一个很正常的词汇反复出现在各种媒体中,而与那个时代相同的做法在现在往往已没有了任何作用,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在我所看到的有关校园欺凌的案例中,学校与家长间并未就欺凌的事实产生真正的交集,学校就如以往我们对它的判断那样只认为自己是个公共场所,学生与老师共生的这个环境界线分明,学生是一块,老师是一块,在平时,双方之间分属不同的生态圈,学生主管学,老师主管教,其余的,就只能寄希望于“灵魂工程师”这样虚幻的吹捧与自觉性来维持,但在利益层面上,老师与学校只是一纸合同下的劳动力,在现代法律的解读下,干预另一生态圈的某些举动可以被理解成为跨界且没有半点好处,虽然在目及之处老师是有维持教学秩序的义务,但这并不意味着老师要承担着类似保姆的责任,这就使得学生的生态圈在很多时候开始出现自己的层级结构,如果并不多干涉它,兽群中所呈现出的领导与控制在学生中一样可以出现,就之前所述的一样,这种领导与控制所伴随的往往是简单的暴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也不是电视里只放无暴力动画就能天下太平的事。
  天性,我会再一次提这个词,因为就中国学校里这些年频现的欺凌事件,你就会发现它们的共性所在了,学校因为不想多管“闲事”而给予这些天性顽劣的孩子以自由的空间,他们就会在这个空间里放纵暴力的天性,显然,这绝不是理想教育的范例,但奇怪的是,无论古今中外,我们总能听到由这些天性而来的事后音,而这些事后音也并非全是消极面,比如世界上的那些搏击高手与奥运冠军,你若要问他们为什么要学这些吃力不讨好的运动,他们的答案总是千篇一律,除了爱好之外,便是小时候受欺负,学了搏击强大之后就可以不受欺负云云,而在历史上,小时受欺负而发愤图强的例子也多如牛毛,无论文臣还是武将,在种种欺凌下建立起强大的内心世界,继而将之化为前进的动力而功成名就的不胜枚举,而最终成为帝王的也不稀罕,这说明了什么呢?合格与成功的教育又是什么呢?
  人的成长总是伴随着种种坎坷与压力的,竞争与暴力则是人天生拥有生物属性所不能回避的,由此而来的校园暴力从本质上说是人类天性在蒙昧期的反映,你不可能完全消除它,因为只要有人群,相互间的竞争就可能产生不同形式的暴力,比如无处不在冷暴力绝不会因为简单的说教就能消除,热暴力也不能凭几项规章制度就能解决,比如一些国家的学校,凭拳头甚至枪支表达个人意愿的恶性事件也时有发生,要纯粹杜绝人与人之间的暴力那就只能靠类似于《飞越疯人院》那样切除脑前叶那样的手术才能达成一二吧,这,其实是通过物理手段消除了人某些天性的无奈之举,如果教育发展成这样,也不过是将人看成机器的前奏,从科幻的角度延伸下去,未来的孩子是不是从一生下来就装上一块控制芯片来预防未来的校园暴力,仔细想想,其实也并不是不可能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